UUU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顧傾之白修然小說 > 第三百五十三章 番外番一

第三百五十三章 番外番一

    一大早顧府就開始熱鬧。

    府里的下人忙活的打掃衛生,收拾房間,廚房那邊也是準備各種好吃的。

    小姐今日帶著兩位少爺回來住。

    雖說丞相府就隔著兩條街的距離。

    但是自家老爺發話,每年無論如何都要回來住上兩天。

    “老爺,你先坐著,時辰還早。”南君端著一碗參湯過來,安撫的說道。

    她是在顧傾之生孩子后的第二年,顧雷霆娶的她。

    顧雷霆跟她兩個都不想大肆操辦,所以除了一些好友,沒有請外人。

    只是唯一讓她遺憾的,身陷紅塵的時候,她吃過一些藥,這輩子不可能再有孩子。

    “外公,外婆。”

    一個奶聲奶氣的童音從門外傳來。

    只見一個穿著青色萬福小褂,帶著一頂小圓帽,后面還背著一個小老虎的布包,長得雪白,圓乎乎的小人兒正努力的爬著門檻。

    顧雷霆還沒站起來,南君眼睛一亮,把碗一放,三步兩步走上前,抱著小家伙親了一口又一口。

    “曦曦,想外婆沒有。”南君笑的眼睛都成月牙。

    “想。”白晨曦乖巧親一口,小嘴一笑,臉頰旁邊兩個酒窩格外可愛。

    “曦曦來,外公抱。”顧雷霆一掃外人面前的威嚴,笑的格外慈祥。

    “抱抱。”他伸著小肉胳膊要抱抱。

    “嘖嘖,我就說他最近到哪都求抱抱。”顧傾之一只手搭在白晨軒的肩膀上,現在白晨軒長得比她還高,搭著胳膊不似以前方便。

    她不管是跟白晨軒,還是跟江庭豪還是陳方圓,都像朋友那樣。

    奧,對,她差点忘一個人,還有牧野也是一樣。

    牧天狼也是心大,她那會兒身懷六甲,突然牧野就出現,帶著一封信,說是他爹讓他來香陵讀書。

    信中也的確這么寫的,只是信尾一句話寫的霸道,作為牧野的干娘,這幾年牧野就托付她照顧。

    反正一只羊也是放,一群也是放。

    她是全部接手過來。

    江庭豪的娘也是把江庭豪丟給她折騰,要打要罵隨她便,只有一個要求,讓江庭豪瘦下來。

    陳飛騰這幾年,因為朝廷的事,經常派出去公干。

    所以陳方圓自然而然來丞相府蹭飯。

    白瑤說她生一個兒子,卻養五個兒子。

    “外公,今天娘親打我。”白晨曦現在學會告狀,小胖手指著顧傾之的方向,說的很是委屈。

    顧傾之眉頭一挑,“小肉丸,想告我的狀啊。”

    白晨曦一撇嘴,撒嬌的抱緊顧雷霆,他記得上回他被他爹揍,他挨個去告狀,不僅白府把他爹兇一頓,顧府也是把他爹訓一頓,連太爺爺都說要幫他報仇。

    只是最近這招好像不靈。

    也不能怪大家平日太寵他。

    他長得雖然像白修然,皮膚雪白,但是一雙眼睛極像顧傾之,一笑兩個酒窩簡直醉人。

    從小,別家孩子動不動哭,他是整日笑咪咪,不哭也不鬧。

    見著有人看他,就會高興的瞪著腿。

    后來會說話,小嘴甜的,哥哥姐姐,爺爺奶奶,阿姨叔叔,見誰都叫。

    蔣思茹曾經羨慕的說過,想要把白晨曦抱回去當自己的兒子,實在太喜歡。

    當然這是笑話,白家人跟顧家人多重視白晨曦,誰都看出來。

    每次去白府,里面的長輩是搶著要抱,沒讓他走過路,要走的時候,各種舍不得,甚至讓顧傾之他們回去,白府照顧孩子一段時間,有空送回去。

    顧傾之每次都哭笑不得,她無所謂,但是白修然不樂意。

    太過寵愛孩子不好,他以前對白晨軒都沒有這種縱容。

    白晨軒作為哥哥,對白晨曦也是各種沒有原則的寵愛,簡直是有過之而無不及。

    白晨曦撕壞哥哥的書,白晨軒默默注視他兩秒,把另一本書也遞過去。

    白晨曦砸壞硯臺,白晨軒遞過一只毛筆,讓他繼續砸。

    江庭豪、陳方圓、牧野,就更不要說了,只要見著白晨曦,幾個人總要打一架,誰贏誰去抱白晨曦。

    白晨曦大概知道眾人寵愛他,養出一些臭毛病,不喜歡吃的東西,全部挑一邊扔掉,不喜歡的衣服全部丟水里,還愛到處掐別人家種的花。

    白修然不慣著他,訓斥他幾回,拿著戒尺打過他的手心。

    小家伙立馬知道要告狀,幾家的長輩哪能讓自己的乖孫受委屈,派人把白修然喊過去,噼里啪啦訓斥一通,孩子有錯,慢慢教,不準打,不準罵。

    也不知道長輩們還記不記得以前教育孩子的時候,可不是這么說的,棍棒底下出孝子,孩子不聽話,一定嚴厲教導。

    怎么到白晨曦這里,就統統沒原則了

    白修然憋著氣,只能由著長輩們訓斥。

    想他一生,都是在長輩們夸獎中長大的,自從有這個臭小子后,他是三天兩頭挨罵。

    后來,顧傾之大概看出什么,自動把麻煩接過去,教育孩子這事,她做黑臉,白修然做紅臉。

    小家伙要是敢調皮,她可不像白修然這么溫柔,先問問他錯了沒有,錯在哪,要是小家伙回答不出來,下一餐飯不用吃,等想出來錯在哪,再吃。

    實在太調皮,照著屁股狠狠揍兩下,還不準他哭。

    要是誰敢偷偷求情或者送吃的,一人頂雞蛋一個時辰。

    小家伙還以為他只要再去告狀,幾家長輩又會像對他爹那樣,再對他娘。

    結果他娘沒事,他回去后,又被他娘揍一頓。

    對于這点,他很是費解,小腦袋瓜實在想不明白,為什么對他娘就不靈了。

    直到很久以后還是庭豪哥哥對他說實話,對于他們來說,他娘永遠排第一位,他頂多算第二位,寧愿委屈他,也不能惹他娘。

    “她怎么打你了”顧雷霆雖然對著白晨曦說話,但是眼睛看著顧傾之,眼中沒一点責備之意。

    誰都知道,顧傾之生白晨曦的時候差点難產,眾人都被嚇到。

    所以對于顧傾之方面,別說訓斥,連一点重話都舍不得說。

    “娘親早上的時候又揍我屁股。”白晨曦奶聲奶氣的告狀。

    白晨軒在旁邊聽著想笑,這事他知道,娘親想讓他自己吃飯,他不愿意,非得說玩一會兒。

    顧傾之笑著又問他一句,到底吃不吃。

    他鬧脾氣不要。

    顧傾之提起他,照著屁股啪啪煽兩下,既然不吃,就餓著吧。

    他眼淚轉又轉不敢落,委屈巴巴的看著眾人吃飯,突然好想吃怎么辦

    但是娘親發話,不準哭,也不準吃。

    后來來的路上,還是哥哥給他一個雞蛋,他吃的可香。

    “對了。”南君拉著顧傾之走門外一處地方,“白瑤昨天找我。”

    顧傾之無奈攤手,“她的事我愛莫能助。”

    這幾年,誰都看出來,白瑤對顧大有意思,總是有事沒事的借著找顧傾之的名義,來接近顧大。

    別看顧大平日話少,心底跟明鏡似的。

    只要她出現,總會自動消失不見。

    氣的白瑤找顧傾之說好幾回。

    這段時間也不說找顧傾之,直接明目張膽的說要找顧大。

    鬧的顧大找顧傾之,說去顧府當一段時間護衛。

    “人家一個千金大小姐都這樣了,也不知道你的人怎么想的,老是避著別人。”南君搖頭。

    顧傾之裝無辜,她人怎么了,挺好的。

    吳剛娶趙懷玲后,吳剛去德賢商鋪幫忙,趙懷玲也生個兒子,天天在家帶孩子。

    吳越跟顧二兩個留喬神醫身邊學幾年醫,最近德賢商鋪想做草藥的生意,他們兩個去外地幫忙。

    張志成是一心一意住在半世堂,醫術越發精湛,喬神醫都說沒有什么可以教他的,依舊厚著臉皮不走,后來竟然把鄭雨蓮追到手。

    這事讓顧傾之嘖嘖好久,實在沒想到鄭雨蓮會看上張志成。

    至于顧大,她其實能理解。

    白瑤的爹肯定不會同意白瑤嫁給顧大,而且顧大心理大概也是這種想法,所以盡量避免不見。

    但是人越是避,越是容易遇到

    聽說上回,白瑤遇見小偷,竟然被顧大撞上,不僅把錢追回,見白瑤腳扭了,同時也把人背回去。

    “你到是想個辦法啊。”南君無奈,“都說男追女隔層山,女追男隔層紗,這都四年,是山都不知道翻幾座了。”

    因為顧傾之的關系,南君現在跟白瑤的關系的也不錯。

    女人總是向著女人。

    “這又不是普通的紗,完全就是鐵紗,我能有什么辦法”顧傾之聳肩,她也跟顧大提過這事,只要一提白瑤兒二字,顧大立馬找借口離開。

    男女雙方的事,她作為旁觀者,只能給点建議,但是不能左右別人的想法。

    “哼,當初你爹娶我,還不是你當的說客。”南君眉眼一挑,不依道。

    “嘖,感情我就是當媒婆的命。”

    “你那個小姑子,你又不是不知道,以前受過一次傷,你總不能讓她孤苦一生吧。”南君提醒一句。

    “要不我壓著顧大去娶她,反正當初我也是死乞白賴的先嫁到丞相府,看看,我家那位現在對我百依百順。”顧傾之一提到白修然就開始嘚瑟。

    “嫂子,我等著你的好消息。”

    身后,白瑤清脆的聲音傳過來。/推薦一本好看言情小說百度搜索《只是為愛為了你》

手機上http://www.2037504.live就是手機版哦!可躲進被窩里看有護眼和省電省流量模式,屏幕自動翻頁,看書手不累喜歡請收藏加入書簽.~

彩票联盟网址导航 极速赛车怎么玩会稳 吉林省十一选五推荐号码 大盘涨多数股票下跌 彩经网河内5分彩 多乐彩近100期开奖 网上买股票流程 7乐彩专家* 青海快3开奖结果今天75 关于基金配资的规定 快乐十分前三组走势图陕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