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UU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顧傾之白修然小說 > 第三百四十一章 溧陽城(一)

第三百四十一章 溧陽城(一)

    從悅城到溧陽,最快也得十天。

    一路顛簸,顧傾之吐兩回,整日懨懨的在趴馬車里昏昏欲睡。

    白修然擔心她的身體,讓找大夫看,被顧傾之攔住,只是說暈車。

    好在她除了精神差点,胃口極好,每次吐后,反而吃的更歡,他才稍稍放心。

    不過心里還是想著,到溧陽后找個好郎中看看。

    白修然果然沒有猜錯,白晨軒他們走的溧陽,并比他們早一天到。

    “哇,晨軒,你看,好熱鬧。”江庭豪扭著頭,興奮的看著周圍。

    白晨軒沒有搭理他,經過這半年,他又成熟不少,稚嫩的臉上已經有屬于他的光芒。

    陳方圓背著手,走的挺穩健,嘴里沒忘調侃江庭豪:“我說你是來找干娘的,還是來玩的”

    “當然是來找干娘的。”江庭豪理所當然的答道。

    “不過真的很熱鬧。”

    陳方圓不再搭理他,而是與白晨軒并肩而走,兩人身高差不多,又長的俊俏,吸引很多路人回頭觀看。

    “你們這是哪家的孩子”一個穿著花哨的婦人攔住他們的去路,笑瞇瞇的問道。

    白晨軒依然不語,陳方圓笑的人畜無害,唯有江庭豪挺著小胸脯回道:“你又是誰”

    “我是前面一條街開花坊的,你可以叫我花大娘。”婦人更加的熱情。

    “不認識你。”江庭豪越過她走人。

    卻不想被此人拉住袖子,“小娃娃,你們是外地吧,看著面生。”

    “你想干什么”江庭豪也不驚慌,昂著頭學他老爹擺譜。

    拉他的婦人趕緊解釋,:“不是,我就看你們三個娃娃出來,也沒有人跟著,現在世道雖說太平,也會有一些壞人,就想提醒你們一下。”

    “壞人么”江庭豪壞笑的與白晨軒,陳方圓對視一眼,“我也正想見識一下壞人是什么樣的”

    以前魯莽的出來一次,遇到壞人,已經吃過一次虧。

    他們現在怎么會再犯同樣的錯誤。

    別看他們表面是三個人,其實每個人都有暗衛保護著,不然他們不見,幾家人能這么平靜

    “瞧你這孩子說的,萬一真遇見壞人,想哭都來不及。”婦人打趣道。

    “大娘,你再這么拉著我,我就覺得你是壞人。”江庭豪瞧一眼袖子上面的手,直白的說道。

    婦人訕訕的收回手,“看我一個婦道人家,怎么可能是壞人。”

    “這可不一定,知人知面不知心。”江庭豪說完,就跟著白晨軒他們離開。

    剛剛還和顏悅色的婦人,慢慢收起笑容,眼神示意旁邊站的一個精瘦漢子,盯著那三個孩子。

    多少年沒看到這么好的苗子,到時候定然能賣一個大價錢。

    “江庭豪,以后不要隨便跟陌生人搭話。”陳方圓提醒道。

    “又不是我跟她搭訕的,是她拉著我的袖子。”江庭豪不在意的回答,他又不傻,精著了,人再怎么偽裝,眼睛騙不了人,婦人的眼睛,可比她的人誠實多了。

    “那她怎么不拉著我跟方圓”白晨軒冷不丁的開口。

    “因為我活潑可愛唄,可不像你們兩人,一個面無表情,一個笑的奸詐。”江庭豪得瑟道。

    “不,因為你最傻。”白晨軒不客氣道。

    江庭豪一僵,陳方圓在一旁笑的愉悅,“哈哈,可不是,就你最傻。”

    江庭豪瞬間炸毛,“我哪傻,人稱香陵第一聰明人。”

    “噗,這誰封的”陳方圓沒忍住,噴了。

    “哼,不告訴你們。”江庭豪傲嬌的挺著小胸脯走前面,不搭理他們兩個人。

    這兩個人,總是沒事打擊他。

    “他在尚書堂拿美食誘惑別人,讓別人叫他第一聰明人。”白晨軒毫不留情的戳穿他。

    因為有幾個人偷偷跟他說這事的。

    陳方圓眼睛都笑成一條線,要不是禮數好,只怕大街上狂笑一番。

    江庭豪越走越快,小臉微紅,這年頭吹牛都難。

    “江小少爺”一個遲疑的聲音傳來。

    三人同時回頭去看。

    吳越背著一個包袱站在一家客棧的門口,走進客棧的兩人,聽見他的話,集體返回來。

    “白晨軒。”白瑤瞇著眼盯著他。

    “四姑。”白晨軒鎮定的喊一聲,他有五個姑姑,根據年齡排列,白瑤占第四。

    陳方圓跟江庭豪一見是熟人,高興的走過去,“白瑤姑姑好。”

    白瑤甚是頭疼,三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孩子,竟然敢偷偷跑出來。

    “等會,我讓人把你們送回去。”白瑤決定道。

    “哎喲,白瑤姑姑。”江庭豪立馬撒嬌的晃著白瑤的袖子,“我們好不容易出來一趟,等見著干娘一起回去嘛。”

    白瑤抽過袖子,“我可不是顧傾之,撒一下嬌就妥協的。”

    江庭豪撇嘴,看來撒嬌無用。

    “白瑤姑姑也是來接干娘的吧,既然遇上,等我讓人送封信回去,就說跟白瑤姑姑在一起,想必家里人就不用太過擔心我們。”陳方圓可比江庭豪奸猾多,不急不躁的說道。

    白瑤一僵,她吧,也是沒跟白府人說,自己出來的。

    要是讓人知道,她跟三個孩子在一起,只怕回去挨訓的是她。

    “四姑,香陵也悶,出來走走對心情好。”白晨軒淡然的看著白瑤。

    眾人皆知,從顧傾之失蹤后,他一直心情不好,好不容易知道娘親要回來,他實在等不及想出來迎接,能見到心里也安心。

    白瑤雖然與他的情況不同,但是在香陵也過的艱難。

    嫁過去沒多久就被休,再加上張語堂莫名上吊死亡。

    很多人私下說她克夫。

    她一個弱女子,只能住在娘家。

    白府內的人雖然沒有說什么,但是她爹心情不好的時候,總會說她兩句。

    所以她越發的覺得對不起顧傾之,以前她老是找顧傾之的茬,沒事想看下笑話,等別人來看她的笑話時,才知道人情冷暖。

    白府的姐妹因為她被休也慢慢生分不少。

    正因為這樣,她才覺得顧傾之的不錯。

    她尋死覓活的時候,是顧傾之開導她,沒事拉著她出門逛逛。

    知道顧傾之要回來的事,正好吳越跟顧二也要去,她正好跟著一起。

    被白晨軒說中心思,白瑤沉默一秒,“不送你們回去也行,但是你們三個不準偷偷離開,必須跟著我們。”

    “好。”

    三人同時点頭。

    顧二偷偷拉一下吳越,指著不遠處一個可疑的男子,那人見著有人看他,趕緊轉身離開。

    “白瑤小姐,剛剛有人似乎在跟蹤三位小少爺。”吳越小聲道。

    “不礙事。”江庭豪不當回事的搖搖手。

    陳方圓跟白晨軒互相看一眼,看來跟剛才那個婦人有關。

    “你們是不是瞞著我什么”白瑤懷疑的看著他們。

    “有些人總是不死心,連我們都敢惹,嘿嘿。”江庭豪笑的挺奸詐,他湊近一点,把剛才的事,大概講一遍。

    白瑤柳眉一豎,“還有這樣的事實在不行,去找溧陽的巡撫,我看誰敢打你們的主意。”

    “四姑,不急。”白晨軒安撫道。

    不要看他年紀小,說話已經很老成,身上已經能看出白修然的影子。

    陳方圓也跟著笑的一臉不懷好意。

    白瑤看著三個孩子,突然覺得,那些壞人遇見他們,也是夠倒霉的。

    “算了,你們只要能保證安全,其他的隨你們鬧騰。”

    下午的時候。

    三小只從客棧出來,打算在附近逛逛。

    三人雖然買的不多,但是花錢大方,看的東西都是精品。

    等著三人越走越偏,不知道哪個巷子的時候,才驚覺沒有出路。

    “都怪你,說是插近路,根本就是死胡同。”陳方圓抱怨道。

    “哪能怪我,剛剛是誰聽見鑼鼓聲傳來,想快点去看熱鬧的。”江庭豪不依。

    “原路返回就行了,你們兩個也不要吵。”白晨軒最為淡定。

    “嘿嘿,三位在吵什么”四五個男子把巷子口圍住,慢慢接近他們。

    跟他們一下午,終于找個機會。

    “你們是誰”江庭豪插著圓滾滾的腰,問道。

    “我們是誰不重要。”領頭的一個男子對著旁人打一個眼色,留兩個人在后面,免得三個孩子有誰不注意跑出去。

    “你們跟早上的那個花大娘什么關系”白晨軒平靜的問道。

    幾個男子桀桀笑一聲,“花大娘”

    那個婦人哪里是什么花大娘,她就是一個做皮肉生意的,平日碰見一些好看的孩子,如果不是本地人,或者沒有背景,也會抓回去好好調教,總有一些變態喜歡孌童。

    溧陽城的人私下都說,花大娘跟溧陽的巡撫關系不錯。

    至于是哪種關系就不得而知。

    面對這些人不懷好意的笑容,白晨軒他們也笑的詭異。

    幾個男人背后一寒,本能的回頭,魁梧的黑衣人不知什么時候出現在這里,后面的兩個人已經軟綿綿的倒下。

    “你們現在如實交代還來的及。”江庭豪打著官腔。

    幾個男人心中害怕,但是嘴上逞強,“你知道我們是誰的人嗎,最好趕緊放了我們。”

    “噗嗤~”

    陳方圓又沒忍住,扭頭對著白晨軒說道:“你們竟然跟我們比身份,還是先揍一頓再說吧。”

    話落,幾個黑衣人瞬間上前動手。

    不消一會兒,隱隱聽見小巷內,哭爹喊娘的聲音,可惜此時無人注意到那邊。

    他們是故意出來逛蕩一圈的,沒想到真有人不死心,還想對付他們三個。/推薦一本好看言情小說百度搜索《只是為愛為了你》

手機上http://www.2037504.live就是手機版哦!可躲進被窩里看有護眼和省電省流量模式,屏幕自動翻頁,看書手不累喜歡請收藏加入書簽.~

彩票联盟网址导航 江西新11选5走势 天猫配资 贵州福彩快3走势图 安徽快3三不同三码遗漏数据 浙江11选5第20010217 三期必出特一肖 群英会遗漏查询 中国福利彩票快乐双彩基本 佳永股票配资 青海西宁快3开奖结果今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