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UU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顧傾之白修然小說 > 第三百四十章 下山尋人

第三百四十章 下山尋人

    顧傾之再次深深吸一口,盯著灰衣老道。

    灰衣老道也不說話,一派世外高人的模樣。

    “哎,我終于知道像我爹那么聰明的人,還愿意被你忽悠,明明知道話不靠譜,偏偏無力拒絕。”她自語道,這人太過洞悉人心,總是抓住人的弱点。

    “不不,老道絕不騙人。”灰衣老道趕緊表明態度。

    “你敢對天發誓,話里沒有水分”顧傾之盯著他。

    灰衣老道臉上一僵,修道之人忌諱的就是立誓。

    “卜道長,我一直疑惑,你說我到底是我,還是上一世的我。”她雖然知道都是同一個靈魂,可是她經歷過現代,完全忘記過去,這還算是上一世的她嗎

    這個問題,她放在心底很久,一直未對任何人說出來。

    “小友,你就是現在的你。”灰衣道長又說著似是而非的話。

    顧傾之低頭一笑,也對,現在是她站在這里,糾結那些無用。

    灰衣老道欣賞的看著她,顧家的女娃悟性也不錯。

    “不過,”顧傾之好奇湊近一点,小聲問道,“你怎么知道我肚子里有個孩子”

    這事,她連白修然都沒有告訴。

    每月大姨媽來的都挺準時,偏偏這個月已經遲十幾天沒有動靜,她自己也有預感,只是沒對人說,怕引起不必要的誤會。

    “天機不可泄露。”灰衣老道神秘的說道。

    “切。”顧傾之鄙視他,“這孩子真的能幫助喜年哥”

    “老道絕不騙人。”

    顧傾之臉上不顯,心中誹腑,你是輕易不騙人,騙人要人命。

    “我還想問問,卜道長剛剛跟我說的,做孩子的引路人是什么意思”

    聽到這話,灰衣老道挺直脊梁,更加的仙風道骨,“老道一生未收過一個徒弟,與這孩子有緣。”

    “呵呵,卜道長的意思,是打算收我家孩子為徒”顧傾之越發覺得自己被忽悠。

    “不錯。”

    “不行。”顧傾之果斷拒絕,“我可不想我未來兒子跟我哥一樣,在山上清修,顧家只要一個神仙。”

    最主要這事,她不敢輕易答應。

    萬一以后白修然或者她爹知道,是她把兒子送來當道士,想想后果,就很可怕。

    “小友不要激動。”灰衣老道趕緊安慰她,“我跟我那老友不一樣,他修的是無情道,我修的是逍遙道,不用清修,日后他想娶妻生子都可以。”

    “真的”顧傾之不信任。

    “老道可以向天發誓。”這点上面,他自詡沒說謊。

    “那你圖什么”顧傾之越發的疑惑,真的只是為了幫她哥

    “實不相瞞,老道是看中你腹內的孩子,老道也算過,與這孩子有莫大的緣分。”

    “那到底能不能幫我哥”這才是重心。

    “能。”灰衣老道果斷道。

    得到肯定的答應,顧傾之心中開始考慮,到底要不要答應

    要不先跟白修然商量一番

    “小友如果拿不定主意,先不急著回答,日后自會再相見。”灰衣老道何等的洞察力,看出她心中所想,從懷中拿出一個吊墜,是一塊灰撲撲的玉,天然形成一個八卦的圖案。

    顧傾之見著新奇,忍不住接過去看。

    “小友既然接了玉佩,定是同意,老道還有事,告辭。”灰衣老道果斷的留下最后一句話,離開。

    步法穩健,速度極快。

    瞬間沒了身影。

    顧傾之一臉懵的拿著玉佩,她同意什么

    她就想看看這個八卦圖是不是天然形成的。

    完了,她這是收的第二塊玉佩。

    孩子都還沒生,已經定好一個娃娃親,并給他找一個師傅。

    定乾廟前,石心他們攔住一個要上山的男人。

    “你是何人”石心呵斥道,男子面無表情,來者不善。

    “我找我們家主子。”顧大沉著道。

    “你們家主子又是何人”石心有些頭疼,這兩天怎么凈有些人來山上找人。

    前面有個先例,這會兒還是問清楚。

    “我家主子姓顧,名傾之。”顧大也知道不說清楚,別人不會讓他過去。

    他跟羅副將在山下候命,早上的時候接到消息。

    白家小少爺跟江家小少爺、陳家小少爺又失蹤。

    三家人也沒急著找孩子,分別飛鴿傳的信過來,讓他們把三個孩子接到。

    因為這次,三家的孩子都給自留一封信,說是去找顧傾之。

    “你先等等,我讓人上去通傳一聲。”石心說道。

    顧大沒有反對,安心在定乾廟前等待。

    約莫一個多時辰,顧傾之才從山上下來。

    “主子,白小少爺他們偷偷離開香陵。”顧大上前小聲道。

    顧傾之聽的無語,以前跑出來一次,現在又是效法從前啊。

    “哎,麻煩道長跟山上的人說一聲,我兒子又離家出走,我大概要先告辭。”顧傾之無奈的請石心他們幫忙通傳一聲。

    讓她再爬到山頂說句告辭再離開,實在是為難她。

    白修然跟灰衣老道論道后,依舊又跟道一真人論道。

    他早上醒的早,見傾之還在睡,知道她有起床氣,沒忍打擾她。

    “今天就到這里吧,白丞相心思已經不在這里。”道一真人淡然說道。

    白修然一笑,沒有否認,他的確又想傾之了,也不知道她現在在干什么

    等著他告辭離開,前面不遠,似乎是昨日定乾廟的一個弟子在跟顧喜年說著什么,吳剛也站在一旁,昨天吳剛只是被灰衣老道震傷,氣血翻涌才吐的一口氣,其實沒有多大的問題。

    這會兒看著氣色不錯。

    顧喜年似乎感覺到他的目光,側目看一會兒,又跟那個弟子說兩句后,才朝著他走來。

    “走吧,傾之在定乾廟。”顧喜年說的冰冷,看不出喜怒哀樂。

    白修然是個聰明人,什么話都沒說,跟著一同下山。

    他們下山,比顧傾之快的多,頂多半個時辰的模樣,已經到定乾廟。

    “喜年哥,不好意思,我還打算在你這多住幾天,臨時出点故障。”顧傾之歉意的說道。

    顧喜年已經知道經過,剛剛還冰冷的表情,瞬間透著暖意,慣性的揉著她的頭,“沒事,下次再來提前跟我說,我去接你。”

    “嗚嗚~,喜年哥。”她撒嬌的一把抱住顧喜年,在他懷里蹭蹭,顧喜年的身上常年帶著檀香的味道,又帶著山間草木的氣息,跟白修然的墨香完全不同。

    “喜年哥,我等著你成仙的那一天啊,哈哈,不是說,一人得道雞犬升天嗎,沒準以后我還沾点光。”她低聲說道。

    顧喜年看著懷中的人,眼中趟過溫柔,“好。”

    這是他對她的承諾,一旦承諾定然全力以赴。

    白修然靜靜在一旁看著,并沒有把顧傾之拉過來,他知道她是有些話要對顧喜年說。

    春日暖陽下,微風吹過,帶來幾片花瓣。

    等著顧傾之離開,顧喜年依舊站在原地靜靜的看著她離去。

    當年那個愛撒嬌,愛抱著他的小女孩已經長這么大,可是在他的心里,她還是從前那般可愛的模樣。

    想起臨走前,看著她坦然的目光,她說:“在我心中,你永遠永遠是我最最重要的哥哥,誰都替代不了,如果誰讓你受委屈了,不管多遠,我一定殺過來幫忙。”

    茗顏找顧傾之的事,他聽其他弟子提到。

    想必是知道他早上的事,才這般寬慰他的心。

    “有多重要,比的過爹嗎,或者那位白丞相”他半是玩笑,半是認真道。

    “必須的,你永遠排第一位。”她笑的天真浪漫,說的無比真誠。

    他驀然就笑了,一時間仿若冰雪融化,萬紫千紅全部在眼前盛放,定乾廟前的弟子,全都呆住,這是第一次看見大師兄的笑容。

    有她這句話,就足矣。

    沒見白修然瞬間黑掉的臉色,能讓天下敬仰的丞相露出如此神色,也是值了。

    “成仙啊。”顧喜年抬頭看一眼天,“是該去后山清修了。”

    聽到的弟子又是一驚,后山條件非常惡劣,大師兄竟然要去那里清修,這一閉關不得三年五載才能出來

    顧傾之下山后,沒有多逗留,直接去了悅城。

    剛剛她又接到第二封信,繼三小只偷偷離開香陵,又有三位離開香陵。

    一個是吳越,顧大,剩下一個竟然是白瑤。

    他們似乎知道顧傾之的路線,這次沒有走水路,而是從陸路過來。

    顧傾之拿到信的時候,咂了幾次牙花子,“修然,你說我是該感動,還是該生氣”

    她知道這群人是在擔心她,所有才出來找她。

    可是現在出來兩撥人,一撥孩子,一撥年紀雖然大点,但是看著也無自保能力的人。

    她反過來要去找他們。

    天羅又不小,萬一走錯路遇不上怎么辦

    “不急。”白修然握著她的手,“白瑤那邊有吳越跟顧二跟著,應該沒事”

    “你覺得靠譜”她這話是看著顧大跟吳剛說的。

    兩個粗狂的漢子沉默不語,他們的弟弟他們還是了解。

    “不會有事,相信他們。”白修然安慰道。

    “這三位我還不太擔心,那三個小家伙,你知道他們在哪嗎”顧傾之甚是頭疼。

    “知道。”

    “額”

    對白修然的果斷回答,顧傾之一愣,詫異的看著他,他是怎么知道的

    “如果猜的不錯,他們一定會從溧陽經過,如果我們趕的及,可以在溧陽跟他們會合。”白修然胸有成竹道。

    顧傾之還是挺相信他的。

    既然他都這么說,一行人也不磨嘰,直接朝著溧陽奔去。/推薦一本好看言情小說百度搜索《只是為愛為了你》

手機上http://www.2037504.live就是手機版哦!可躲進被窩里看有護眼和省電省流量模式,屏幕自動翻頁,看書手不累喜歡請收藏加入書簽.~

彩票联盟网址导航 2018年p2p理财平台排行榜 海南飞鱼游戏开奖号码 江西11选五5怎么玩 2012年排列5开奖记录 福建快3彩经网技巧基本走势 山东十一选五预测 彩票贵州快3走势图 3d2014年开奖号走势图带连线 广东快乐10分开奖查询 福彩幸运农场手机版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