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UU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顧傾之白修然小說 > 第三百三十七章 玉寒山(五)

第三百三十七章 玉寒山(五)

    哪怕顧傾之這般說,白修然依舊笑的讓人發毛。

    嚇得顧傾之都想挪遠一点,奈何手被人死死攥著,“哎,夫君,也就你把我看的重,在香陵的時候,別人可是對我避之不及。”

    白修然沒有說話。

    收斂起自己內心狂躁的想法,他怎么可能相信顧傾之的說詞。

    多少人對顧傾之有想法,他還是知道的。

    也就這個女人沒心沒肺看不見。

    真怕哪一天,她就被誰給拐走。

    房門被推開,顧喜年端著素食進來,不著痕跡的看著分開的手,“傾之,吃飯。”

    “嗯。”

    她是歡歡喜喜的先把碗筷放在白修然旁邊,再給自己擺一副。

    見著她的行為,白修然心情變好。

    正如在他心中,顧傾之是不一樣的。

    或許在顧傾之的心中,他也是不一樣的那個。

    吃過飯,顧傾之困的厲害,聽著顧喜年說兩句,頭一歪,靠在白修然肩膀上睡著。

    顧喜年剛站起身,白修然已經把顧傾之抱起來。

    “我是她哥。”顧喜年点到即止,透著一股壓迫力。

    “我知。”白修然勢均力敵的看著他,不落下風。

    視線交錯間,兩人已過千百回合。

    懷中的人不舒服的扭動一下身體,廝殺的氣勢全然消散,顧喜年指著里屋,“把她放里面。”

    斷崖旁。

    兩個男人齊身站立,誰也沒有先開口,山風鼓起兩人的長袍獵獵作響。

    道廟里面的弟子偷偷摸摸看幾眼,兩人站一塊,氣氛看著不對。

    “茗馨師姐,要不要上去看看。”茗顏小聲的在一旁嘀咕,她從定乾廟回來,好多師兄弟都在討論大師兄的事。

    真的沒有想到大師兄真的是顧家的人。

    站在一旁的人久久不語,不知道在想什么。

    “茗馨師姐”茗顏撞她一下,其實,道廟里很多人都知道,茗馨師姐喜歡大師兄,不,應該說,道廟里面的女弟子沒有一個不喜歡大師兄的。

    哪怕他整日冷著一張臉,但是依舊有很多仰慕者。

    “啊,走吧。”茗馨轉身準備走人。

    “去哪”茗顏不解,她還準備看會熱鬧。

    “準備晚飯。”

    “額是不是有点早。”

    “不早,畢竟有客人。”茗馨不想過多的解釋,大師兄回來的時候,跟廚房說過,讓晚上準備些葷食,驚的人半響無語。

    山上的人大多以素食為主,大師兄更是從不沾葷,這次突然說要準備葷食,的確嚇到人。

    不過隨后眾人都理解,大師兄是位別人準備的。

    “還未謝謝你找到傾之。”沒有顧傾之在身邊,他又恢復一貫的冰冷。

    師父不準他插手傾之的事,若真的亂了命盤,到時候的后果誰也不清楚。

    他心急如焚,卻又無可奈何。

    好在師父保證過,傾之會平安無事。

    顧傾之回到天羅的消息,他也收到,這才放下心,想著找一天回去看看,讓他驚喜的是,傾之竟然來看他。

    “小顧大人不用客氣,她是我的妻,尋她是理所當然的事。”白修然疏離的回道。

    一山不容二虎,強者與強者之間有他們自己的較量。

    好在一人入朝為官,一人隱于山野清修,誰也不招惹誰。

    只是兩人在顧傾之的問題上,似乎沒有達成一致。

    顧喜年依舊不認同他的身份,所以他聰明的沒有隨顧傾之叫大哥,而是稱為小顧大人。

    他也不喜顧喜年對傾之的態度,一種他說不出的感覺,顧傾之在顧喜年的心里絕對超越生命的存在,其實這些想法沒有什么根據,可是他的直覺就是如此認為。

    顧喜年也是聰明人,哪能聽不出他話里的意思,“白丞相不用對我如此防備,我看的出傾之對你不同,只是,”他話鋒一轉,透著殺氣:“你當初的那封休書太過傷人,我們顧家的女兒可不是讓你說休就休,說娶就娶的。”

    “是我的錯。”白修然沒有解釋,坦然認錯,雖然休書不是他的意思,那也是從他白府出來的,他如果考慮的更周詳些,怎么可能會出這樣的事。

    顧喜年似乎很滿意他的這種態度。

    其實休書的事,他了解的很清楚,如果真的是白修然的意思,他怎么會允許白修然再出現在傾之的身邊。

    只是有些話必須先說在前面,他容不得他這個妹妹受委屈。

    “我打算昭告天下,八抬大轎,十里紅妝,聘娶傾之。”白修然鄭重的承諾道:“當初的婚禮是一次兒戲,這一次,我請全天下作證,是我白修然求著要娶她的。”

    這話如果讓第二個人聽見,肯定不可思議,一個能讓當今丞相說出此番的人,證明顧傾之在他心里的分量。

    不說白修然現如今的官位,單單他的文采學富就讓人敬佩。

    更別說他這個人,天下有幾人長相比的過他。

    這些全部合在一起,構成獨一無二的白修然,令人羨慕,令人敬仰,多少女子想要嫁給他,卻求而不得。

    偏偏站在這里的是顧喜年,在他心里,他這個妹妹本就是天下最好的人,能有資格娶傾之的,世上沒有幾個人。

    白修然只能算半個。

    “下一次如果白家再有休書,這輩子你都見不到傾之。”顧喜年冷冷的說道,他自詡有這個能力做到。

    “不會再有一次。”白修然果斷的回答,毫不退讓的對上顧喜年的眼睛,“堵上我所有的一切,這樣的事,不會再有第二次。”

    “二位,在聊什么呢”灰衣老道不合時宜的插進來。

    兩人同時沉默,不予回答。

    灰衣老道也不尷尬,“雖然不想打斷你們,但是我那老友要見見這位白丞相。”

    聽到師父要見白修然,顧喜年不意外,留下兩人,自己離開。

    顧傾之是睡到天黑透才醒。

    屋內一盞油燈燃燒著,燈芯上面的火苗四下搖擺。

    一人坐在燈下靜逸的看著書,光的陰影打在他的身上斑駁一片,雖看不清神色,顧傾之卻覺得溫暖。

    “喜年哥。”她撒嬌的叫一聲。

    燈下的男子抬起頭,一雙俊目染上星星点点的溫度,“醒了。”

    “嗯。”

    她点頭,腦海里不受控制的浮現小時候的情景,似乎也是這樣,她貪睡到天黑,睜眼一看,顧喜年正安靜的在燈下看著書。

    就是這么好的人,為了上一世,堵上性命要救她回來。

    心中的感慨一波接一波。

    如果沒有她這個累贅,或許他早已成仙也說不準。

    “又在想什么”微涼的食指点上她的額頭,帶著寵溺,“知道你貪睡,飯菜還放在鍋上熱著,我讓人端過來。”

    “好。”她收起思緒,笑著起床。

    送菜過來的是兩位姑娘。

    其中一個顧傾之見過,就是白日去定乾廟取酒的那位,另一位白日好像也見過,不過站的遠,沒怎么注意。

    這會離的近,顧傾之特意打量一眼,也是長相清麗的一位佳人。

    “你好,我叫茗顏,是大師兄的小師妹。”茗顏見著顧傾之在看她們,大方的說道。

    “你好,我叫顧傾之。”顧傾之歪著頭,笑盈盈的伸出手,“是喜年哥的妹妹。”

    “我知道。”茗顏見著她伸手,不解的也伸過去。

    顧傾之一把抓住,握了握后才松開,“我哥就勞煩諸位多多照顧。”

    “不不不,是我們平時得大師兄照顧。”茗顏都不好意思,雖然是第一次與顧傾之接觸,她還挺喜歡她的性子,真的跟大師兄的不一樣。

    難怪那些師兄弟會說,道廟里就缺一個像大師兄妹妹那般活潑的。

    茗馨從頭到尾都沒有說話,把菜擺好,拉著茗顏出去,雖然茗顏還想再聊兩句。

    “嘿嘿。”

    等著妹子出去后,顧傾之笑的不懷好意,“喜年哥,山上的妹子挺漂亮的喲。”

    “吃飯。”顧喜年聰明的不搭她的話。

    她眼珠一轉,他就知道她肚子里的壞水要出來。

    “我們可以邊吃邊聊。”顧傾之好不容易逮著一個機會,哪能放過,“咦,怎么還有葷的,不是只能吃素食嗎”

    她的注意力被桌子上的食物吸引,剛才端菜上桌的時候,她光注意妹子,還真沒注意桌上的菜。

    “我讓廚房準備的。”顧喜年沒解釋太多。

    “這樣可以嗎”顧傾之不確定的看著他,要是為她破戒什么的就不好。

    知道她想多,顧喜年揉著她的頭,“佛家是忌殺戒,我們是道家,不用在意這些的。”

    “真的”顧傾之還是懷疑的小眼神。

    “嗯。如果不能吃,她們也不會端上來,只是我們平日里吃慣素而已。”顧喜年耐心的解釋。

    這就是他妹妹,總是先要考慮對方問題,才會再考慮自己。

    明明她就是無肉不歡,偏偏笑著說她最近想吃素。

    “奧,對了,修然呢”她醒來還沒看見他人影。

    “師父找他,還沒回來。”顧喜年的語氣淡下來。

    “哥,你是不是不喜歡他啊”顧傾之輕聲問道,從見面開始,總感覺兩人不對盤,她夾在中間很難做,兩邊都是她最重要的人。/推薦一本好看言情小說百度搜索《只是為愛為了你》

手機上http://www.2037504.live就是手機版哦!可躲進被窩里看有護眼和省電省流量模式,屏幕自動翻頁,看書手不累喜歡請收藏加入書簽.~

彩票联盟网址导航 免费pc蛋蛋刷蛋器 广西福彩快三现场开奖 排列三投资 东方6十1专家预测 秒速飞艇输几百万怎么办 私募基金配资是什么 湖北十一选五前三组走势图 北京pk拾免费预测软件 华东福彩东方6 1开奖结果 吉吉林11选5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