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UU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顧傾之白修然小說 > 第三百一十九章 刺殺

第三百一十九章 刺殺

    因為時間太晚,最后一關的比試約定明晚繼續,顧傾之沒反對,領著人離開。

    顧傾之特意讓馬車從醉紅塵那邊經過,先把牧野送回去。

    “傾之姐,你太厲害。”陶小花崇拜的看著她。

    田寶寶跟牧野兩個在一旁点頭,唯有白修然靜靜看著眼前的人,顧傾之的優秀他比任何一個人都了解,想起從前香陵對顧傾之的誤傳。

    說她仗著家里有錢,脾氣暴躁,橫行霸道,不學無術。

    曾經他也是這般認為,現在想來,卻有些打臉。

    其實當時顧傾之胡攪蠻纏要嫁給他,他完全可以義正言辭的拒絕。

    可是就那么巧,不知是為了顧雷霆曾經救過父親的命,或者是其他,他竟然神使鬼差答應。

    哪怕最后成親的時候,他把她一人丟在大堂前。

    上天對他還是眷顧的,讓她成為他的妻。

    在往后相處的日子里,他止不住的慶幸,她能嫁給他。

    顧傾之不好意思的摸著頭,“那個,詩詞啥的,都是我借用別人的,彈不上厲害,要說厲害,啰,他才是高人。”

    車內的人順著她的視線看向白修然。

    陶小花眼神亮晶晶,能比傾之姐還厲害的,她想象不出來。

    雖然傾之姐說她那詩是借用別人的,但是那畫卻是她親手畫出來的。

    光這就讓她敬佩不已。

    白修然沒有理會眾人的目光,依舊看著顧傾之,他自認為最厲害的不是文采,而是娶了她。

    他得多大的好運氣,才能娶到她。

    他完全能想象到,如果當初香陵城的顧傾之是現在這番模樣,只怕不會嫁給她,顧家的大門恐要被說媒的人踏平。

    遲鈍如田寶寶也感覺到面具人看顧傾之的眼神不一般,疑惑的在兩人間打量一番,是他的錯覺嗎

    怎么感覺面具人的目光,是一種男人看女人的目光

    牧野挨著顧傾之坐一起的,他不管眾人想什么,扯著顧傾之的袖子說道:“干娘,那個百艷閣跟你有過節嗎”

    顧傾之沒想到一個孩子都能看出來其中隱情,她也沒瞞大家,直接点頭,“是有過節,不過不是跟百艷閣,而是跟百艷閣里的一個人。”

    “哪個人不長眼,敢欺負干娘”牧野不悅道。

    顧傾之聽的心里暖呼呼的,忍不住揉著他的頭,打趣道:“小牧野是打算替干娘報仇嗎”

    “對,只要干娘告訴我是誰,我保證讓她生不如死。”牧野的眼中閃著兇光。

    如果黑夜中隱藏的野獸,靜待時機,給人致命一擊。

    陶小花對牧野有些發怵,她一直還記得在醉紅塵后院里那種毛骨悚然的感覺。

    總覺得那里面很邪門,讓她產生一種害怕感。

    不僅是她,田寶寶也是一樣,實在想不透顧傾之為什么要收這個透著邪氣的孩子為干兒子

    “哈哈哈。”

    在如此凝重時刻,顧傾之突然笑的不能自己,又揉了揉牧野的頭,“小小年紀,你跟誰學的這些話。”

    牧野不解,干娘不想報仇嗎

    “小牧野,我知道世界的生存法則是弱肉強食,可是我們還是要遵守一下社會秩序,沒有規矩不成方圓,碰見那些作惡多端的人,你直接交給官府處理就好,如果連官府都不能處理的時候,到時候我們再想著接下來該怎么辦”顧傾之啰里啰嗦的說一大段。

    引得白修然更加高看她,從來沒有想過她會如此說。

    “干娘,如果官府不能處理,我就能用自己的方法來解決嗎”牧野問道。

    “不能。”顧傾之果斷回道,“不管什么時候,我都相信法律會給我一個公正的判決。”

    “那干娘為什么要去百艷閣”牧野還是不明白,干娘此番行為難道不是自己解決嗎

    “我只是給人一個教訓,并不是去殺人放火,那人雖然可惡,但罪不至死。”

    “好吧,那我就去給干娘加油。”

    “哈哈,好。”顧傾之笑道。

    馬車咕嚕嚕的在安靜的路上行駛著,突然前面的馬一個踉蹌,整個摔倒在地面上,再也沒有爬起來。

    坐在馬車里的人全部一震,朝著外面撲出去。

    白修然眼疾手快的把顧傾之攔腰摟住,羅東也一把拉住牧野,隨便也把陶小花給拉住。

    “哎喲。”田寶寶捂著頭,就他一個人撞到馬車的邊緣,痛的兩眼淚汪汪。

    顧傾之還沒搞清楚狀況,準備掀開車簾去看外面,被白修然緊緊壓住。

    “小心,外面有人。”白修然在她耳邊低聲說道。

    牧野也很快反應過來,臉上不屑,在瑪塔城竟然有人不長眼來招惹他。

    數十只利箭破空傳來,朝著馬車射過來。

    說時遲,那時快,白修然帶著顧傾之從馬車里面快速出來,朝著前方奔去。

    羅東也背著自家少爺緊跟其后。

    陶小花單手提著還搞不清楚狀況的田寶寶,正準備出去的時候,發現來不及,只好拉著人趴在馬車里面,一動不敢動。

    尖銳的箭頭穿插進馬車里面,好在他們爬的平坦,沒誤傷到。

    “這這是誰要殺我們嗎”田寶寶哆嗦著身子看著近在咫尺的箭頭,結巴的說道。

    就差那么一点,他的眼睛被刺到。

    陶小花也不敢亂動,聽著外面不斷響起的腳步聲,似乎沒人對馬車感興趣,現在反而是她跟田寶寶兩個人最安全。

    “小花,你干嘛”田寶寶見著她要起來,急忙問道。

    “他們肯定是沖著傾之姐他們去的,我們得幫忙。”陶小花小心的避開箭頭。

    “可打不過怎么辦”田寶寶哭喪著一張臉,對方上來就想置他們于死地,定然都是高手,就他這胳膊腿,只怕是去給對方送人頭。

    “打不過也要打,咱不能讓傾之姐有危險。”陶小花謹慎的掀開一点簾子看著外面。

    黑漆漆的夜里,馬車也不知跑到什么地方,看著格外偏僻,除了馬車上面掛著的一盞燈籠照亮四周,什么都看不見。

    不過能聽到激烈的打斗聲。

    因為馬車空間問題,顧大是坐在牧野今天的那張馬車上,他是覺得奇怪,今天駕車的人竟然走的是一個偏僻巷子。

    沒等他上前詢問,前面拉車的馬就突然倒地死亡。

    深感不對的他,立馬上前幫忙。

    二十幾個黑衣人目標一致的想要對付顧傾之跟白修然,潛伏在暗處的弓箭手也在尋找著時機射出必要的一箭。

    “唔~”

    不過一聲短促的嗚咽聲,爬在屋頂上面的黑衣人莫名死去,從上面摔下來。

    潛伏的人心中駭人,到底發生什么

    接著第二個,第三個

    一直到第五個的時候,那鬼魅的身影才停下來。

    應該是清理干凈。

    陶小花跟田寶寶正抹黑過去幫忙,就感覺一個黑影從上面摔下來,嚇的他們朝后退好幾步

    這怎么從天上還掉東西

    接著一個更加大塊頭的黑影也下來,不過這次看著像活的。

    吳剛木訥著一張臉,沉聲說道:“你們不要過去。”

    說完自己快速上前去幫忙。

    田寶寶一臉懵:“剛剛說話的是誰”

    陶小花一時也沒想起來誰,不過聽著聲音很耳熟,想著肯定是自己這邊的人,既然他不讓自己過去,要不要去報官呢

    暗殺這事,官府應該會管吧

    “你太慢。”顧大對著高大的身影說道。

    “剛剛解決幾只老鼠。”吳剛也不過多解釋,從背后把他那把寬刀拔出,一刀橫掃,就能聽見黑衣人的悶哼聲。

    顧傾之被白修然護在身后,時時防范著黑衣人的出手。

    因為要照顧她,白修然很是被動,幾次被劍割傷,只是怕顧傾之擔心,一直沒有出過聲。

    “干娘,我本來打算聽你的話,不輕易對人動手的,可是有人就是不知死活,總該有個教訓。”牧野拉著顧傾之的袖子,雖然聲音還很稚嫩,但是話語中透著陰狠。

    羅東跟白修然是把牧野跟顧傾之兩個人夾在中間,羅東也掛彩,牧野的嗅覺比一般人來的靈敏,已經聞到血的氣味。

    這味道嚴重刺激到他。

    “牧野,再等等。”顧傾之回握著他的手,安撫道。

    她也知道現在情況緊急,可是心中總是不安,她只怕那些蟲子招來一些不必要的麻煩。

    “干娘,他也受傷了。”

    “誰”顧傾之一愣。

    “戴面具的人。”牧野輕聲說道。

    這話的威力,不亞于熱油里滴進去一滴冷水,頓時讓顧傾之火冒三丈,剛剛還強迫自己冷靜的理智早拋去九霄云外。

    “顧留白,我能照顧好自己,那些人你不用客氣。”她大吼一嗓子。

    白修然驀然就笑了,她沒有叫他白修然,而是叫著他失憶在甘南取的名字顧留白,是怕被人聽見他的名字,對他不利嗎

    這個女人,關鍵時刻還在替他著想。

    “羅東,你不用再客氣,我跟干娘能自保。”牧野也酷酷的說一句。

    四周刺殺的黑衣人聽著更加可笑,一個女人跟孩子,要不是這兩個男人護著,只怕早被他們殺死,竟然大言不慚說能自保。

    “小姐跟他都交給我。”吳剛提著寬刀過來沉聲說道。

    “好。”

    白修然沒有再廢話,使出全力開始對付黑衣人。

    他感覺這幫黑衣人,不僅是沖著傾之來的,好像也沖著他來的。/推薦一本好看言情小說百度搜索《只是為愛為了你》

手機上http://www.2037504.live就是手機版哦!可躲進被窩里看有護眼和省電省流量模式,屏幕自動翻頁,看書手不累喜歡請收藏加入書簽.~

彩票联盟网址导航 急速赛车15 股票配资平台是合法的么重生回古代小说 福彩中天图库好运彩 股票配资推荐就择卓信宝配资精湛 体彩贵州11选5开奖结果 微信股票交流群 甘肃快三开奖结果500 吉林省配资公司 宝尚配资 广东好彩1最新开奖结果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