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UU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顧傾之白修然小說 > 第三百零九章 玩火

第三百零九章 玩火

    瑾太妃好笑的看著她,“顧傾之,你當真不肯做王兒的妃子”

    “是。”顧傾之点頭。

    “可哀家看你依舊賴在王兒身邊不肯離開,如果不想做妃子,難不成是想做王后。”瑾太妃略帶壓迫的質問她。

    顧傾之真快給跪了,這什么鬼邏輯

    不肯做妃子,就是因為想做王后。

    仔細想想也有点道理。

    那個女人終極目標不是一國之后,只是她根本沒有這個心思。

    “太妃明察,傾之自由散漫慣了,不適合這皇宮大院。”她鄭重一行禮,直接表明自己的態度。

    瑾太妃銳利的盯著她,想從她話里聽出真假。

    顧傾之也不怕她,坦然回視。

    “你真的不曾對王兒動過心”瑾太妃緩緩問道。

    “不曾。”她果然回道。

    從始至終,她或許對顧三有過感動,但是對莫滄瀾,她沒有一絲一毫的心思。

    或許有人會說,顧三不就是莫滄瀾,莫滄瀾就是顧三,為何要如此矯情的分開算。

    在顧傾之心里,她依然記得那個傻乎乎的男子見著她要對付陶家父子兒子的時候,多么鄭重的表情,他說之之,臟,我來。

    這個傻子是想把黑暗全部擋在他的身后,把光明的一面留給她。

    世上大概再沒有誰有那么純粹的感情。

    人非圣賢,孰能無情。

    那一刻的她的確被感動到,這也是為什么一路上顧三闖了那么多禍,她依舊任著他胡鬧。

    青鸞殿內一處垂簾動了動,又恢復常態。

    等著顧傾之離開后,瑾太妃依舊沒有動,只是淡淡的說道:“王兒,你都聽到吧。”

    一個人影從垂簾處走過來,臉上看不出喜怒,“額娘讓孤過來,就是看這么一處嗎”

    他怎么不知道顧傾之不喜歡他,當初拒絕他,拒絕的那么果斷。

    再一次聽到她那么果斷的說不曾對他動心,讓他久久不語。

    心的地方為何感到傷心難過

    “王兒,她不喜歡你。”瑾太妃恨鐵不成鋼道。

    世上那么多女子,為什么偏偏喜歡上這個一個人

    “孤知道。”莫滄瀾語氣輕飄,不想多談。

    “你知道”瑾太妃愕然,繼而反應過來,“你既然知道,還強留著她干什么”

    大臣們在朝堂就著顧傾之的事,早就參好幾本。

    不知道是誰傳出來的,說大王留在宮中的女子就是天羅失蹤的那位顧家小姐。

    眾人皆知,那位顧家小姐是嫁過人的。

    大王留一個已婚婦人,傳出去名聲不好聽,有損國威。

    可是莫滄瀾依舊我行我素,沒有理會大臣的意見。

    已經有好些位大臣不滿,都找到她這來。

    “額娘不用操心,孤自有打算。”莫滄瀾看一眼門的方向。

    馬上要臨近年關,這是他當上東悅王的第一個新年。

    但是這個年注定不太平。

    莫凌天私下聯合那些對莫滄瀾有意見的大臣,偷偷在密謀著什么。

    瑪塔城內看似風平浪靜,底下卻是暗藏激流。

    一些有二心的大臣接二連三的被查辦,曹昔被授命來查辦此事,這些大臣全部貪污受賄證據確鑿,讓人無法反駁。

    很多人驚訝的發現,曹昔審案手法高超嫻熟,跟以往格外不同,似有誰的指点。

    殺雞儆猴,本來有些人躁動的心徹底沉浮下來。

    莫凌天砸了一屋子的東西,心中火氣直冒。

    曹昔辦的這幾個人,全都是他好不容易拉攏過來的,結果一個都沒留。

    好像有誰對他了若指掌,知道他一切的計劃似的。

    那些本來還對他有意向的人,也都趕緊撇開干系,不肯與他多走動。

    “實在可惡,把牧藤請來。”莫凌天眼中閃著兇光。

    牧藤過來的時候,屋內已經打掃趕緊,莫凌天恢復成往常的模樣。

    “王爺。”牧藤行一禮。

    “牧藤過來坐。”莫凌天給他倒一杯茶。

    “王爺,牧藤當年的命是你救的,有話不妨直說。”牧藤直接說道,他知道莫凌天請他來一定是有事。

    “好。”莫凌天贊賞的看著他,就喜歡他的直白,“本王還請你辦兩件事,宮中的那個女人不用再留在世上”

    牧藤沉默著,有件事他一直沒有告訴莫凌天,顧傾之的蠱早已被解。

    牧野找人給他傳過話,那是他的干娘,誰都不能動一絲毫毛。

    作為牧家下一代的家主,他的話還是很有分量。

    “第二件事,我要你把瑪塔城內所有的大臣全部下蠱,既然他們軟的不肯吃,本王就讓他們多吃吃苦頭。”莫凌天眼中閃著瘋狂。

    等著他把那些大臣控制住,莫滄瀾就成孤家寡人一個,他倒要看看他怎么跟他爭王位。

    牧野心中嘆了一口氣,牧天狼曾經警告過他,不可隨意對人施蠱術,如果引起恐慌,對誰都是一場大災難。

    牧家祖訓,不可參與到皇室中來。

    幾百年前,牧家的有位族人與皇室人勾結,直接對王位上人的下蠱,欲想控制一切。

    未想山外有山,人外有人。

    被一高人破他的蠱術,王位上的人得救,自此下令全力絞殺懂蠱之人。

    那一場圍剿下來,蠱術差点失傳,好多人被殺。

    誰能說這是對還是錯

    牧家是僥幸活下來,自此搬離高山,來到鬧市,像個普通人一般生活在其中。

    但是他們時時警記,不得插手朝廷中的事。

    莫凌天曾經要求過他對莫滄瀾下手,他果斷拒絕。

    這次竟然更瘋狂要對所有官員下手。

    蠱術雖然厲害,但并不是無敵。

    施蠱的人隨時都有可能被自己的蠱蟲反噬,而且一次性操作眾多的蠱蟲基本是不可能。

    莫凌天的這兩個要求,牧藤都做不到,“王爺,還請恕罪。”他直接拒絕。

    莫凌天一愣,“是本王強人所難嗎”

    牧藤沉默不語。

    “罷了,本王也不勉強你,喝茶。”莫凌天把茶杯一推。

    牧藤喝一杯茶后才離開的。

    等著人一走,一個黑衣人靜靜出現在莫凌天的身后。

    “主子。”

    “看來他也有二心,處理干凈。”莫凌天無情的說道。

    “是。”

    牧藤怎么都沒有想到,那茶會有毒。

    莫凌天這個人一向善猜忌,他容不得別人對他有二心,特別是知道他的心思后。

    在牧藤來之前,他都已經讓人在水里下毒,如果牧藤答應幫他,這茶就不給他喝,若是拒絕,就不用再留在世上。

    “唔~”

    牧藤嘴里嘔出一口血,但絲毫不驚慌,當年如果沒有莫凌天救他一命,他早已不在這世上。

    今日就當還他一命。

    他搖搖晃晃著身體朝前走著,只是不知何時出現一人,又一劍刺中他心臟的位置。

    這個高大的漢子就此倒在地上,閉上眼睛。

    在很遠的地方,有一個男子突然睜開眼睛,從懷里掏出一個盒子,里面的一個蠱蟲躁動不安的晃動,這是子命蠱,母蠱是種在身上,一旦身體的主人死亡,母蠱也會死去,這個時候子蠱是有反應的。

    看來是牧藤出意外,男子站起來看著遠方,該回去一趟看看。

    皇宮內,顧傾之此刻不爽的瞪著眼前的面具人。

    “你真不給我看你長什么樣”她咂著嘴,慢悠悠的問道。

    自從上次他用嘴給她喂藥后,這個男人就再沒出現過。

    她是氣也氣過,想著要是不出現,就永遠不要出現在她的面前。

    可是心里雖然這么賭氣,但是依舊幻想他能出現。

    這一等就是半個月,這個男人竟然一次都沒有出現。

    她又開始擔心是不是遇到什么事,現在看著他完好無損的出現在面前,立馬傲嬌的抬著下巴,假裝不爽的看著他。

    白修然眼中的銳色慢慢化為寵溺,他聽說她拒絕當莫滄瀾的王妃,這讓他很高興。

    這段時間他一直在暗中幫著曹昔查處一批官員,所以沒有時間過來。

    但是明天他都在聽顧大跟吳剛傳來的傾之的消息。

    顧傾之看著他半響不回她的話,心情郁悶,不給她看,她還非要看了。

    以前拼死拼活被萬青訓練的那個魅惑人的東西,她雖說沒怎么對人使用過,但是并不代表她忘了。

    只見她手指一挑,朝著他勾勾手,媚眼如絲,嘴角勾起一個完美的弧度,“過來。”

    白修然還是第一次見著她如此的模樣,定力堅強如他,喉結處不自覺的上下滑動一下,他聽話的走過去。

    顧傾之很滿意他過來,芊芊食指在他的身上劃著一個個小圈圈,聲音帶著嬌嗔,“我好看嗎”

    “好看。”在他眼中,她是最好看的。

    “真的嗎”顧傾之站起來,手勾搭在他脖子上,朝著他的耳朵吹起,“我哪里好看”

    白修然一只手摟在她腰間,她這是在勾引他嗎

    夫人邀約,如果不做点什么,就真的不是一個男人。

    “我到底哪里好看嘛”顧傾之又撒嬌的問一句。

    “哪里都好看。”白修然嗓子更加沙啞的回道,等他準備做点什么的時候,他懷中的人突然掙脫開,調皮的站起不遠的地方。

    她用著一種得瑟的目光看著他,誰讓他不揭開面具。

    她現在也只是負責点火,可不負責滅火。

    “哈哈哈。”這么一想,她越發的高興。

    白修然眼中閃現勢在必得的光芒,她這是在玩火,也該她滅火。/推薦一本好看言情小說百度搜索《只是為愛為了你》

手機上http://www.2037504.live就是手機版哦!可躲進被窩里看有護眼和省電省流量模式,屏幕自動翻頁,看書手不累喜歡請收藏加入書簽.~

彩票联盟网址导航 内蒙古快3预测一定牛 山东群英会任五中四多少钱 真钱手机棋牌斗地主 天津快乐十分奖金 福建36选7走势图 河南快三走势图今天网上买 长上影线十字星k线图解 上海快3怎么下载安装 甘肃快3开奖结果全部 快中彩中奖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