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UU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顧傾之白修然小說 > 第兩百七十八章 心動只在一瞬間(二)

第兩百七十八章 心動只在一瞬間(二)

    曹昔怪異的看著莫滄瀾,大王從來不會如此苛刻的評價一個女子。

    話出口,莫滄瀾也知道自己說了過分的話。

    煩躁的把手中的東西扔在桌面:“陪孤出去走走。”

    “那個瑾太妃說讓大王最近少出宮。”曹昔低聲說道。

    今日他進宮,就被人請到青鸞殿,話里話外,這位太妃就在敲打他,讓他少慫恿大王出宮。

    他真是冤,大王要出宮,他攔也攔不住啊

    “順子,告訴太妃一聲,就說孤今日去鎮南王府。”莫滄瀾交代身邊人一聲,讓曹昔跟他一起出宮。

    鎮南王府內。

    顧傾之拿著一本民間醫術雜論隨意翻動著,她今日穿著一件夾棉長裙,青花瓷色,襯的她整個人也更加清麗。

    “王爺,您都看我一時辰。”顧傾之無奈的把書放下,對上莫凌天的視線。

    最近一段時間,莫凌天也是很不對頭。

    有空閑就過來看她。

    她不說話,他也不說話,就那么看著她。

    要不是她知道莫凌天是個什么樣的人,她都懷疑這人看上自己。

    “過來。”莫凌天手指一動,說道。

    她把書放下,走到他的面前,任他打量著。

    莫凌天拉過她的手,入手冰冷,“本王有些后悔。”

    顧傾之聽的心中只冷笑,這是打算走懷柔路線嗎

    “王爺要是反悔還來的及。”她平靜回道。

    果不其然,聽到她這樣回答,莫凌天握著她的手稍稍使力,讓她有些吃痛:“哼,你該不會以為本王是后悔讓你去勾引大王”

    顧傾之默

    “本王只是后悔當初應該早点把你弄過來,用你對付他,沒準如今的王位是誰的還不一定。”莫凌天加大手中的力道。

    顧傾之蹙眉,忍著疼痛,男人要發起神經病來,比女人更可怕。

    “王爺。”門口的侍衛低聲喚了一聲。

    “何事”

    “大王過來。”

    莫凌天聞言,這才松開顧傾之的手,站起身來朝外走,到門口的時候又折返回來,警告的看著顧傾之:“本王的耐心快用完,你最好能完成任務。”

    “王爺莫急,大王今日突然登門拜訪,就已經成功一半。”顧傾之淡然一笑,胸有成竹道。

    “最好這樣。”莫凌天這才離去。

    曹昔陪著莫滄瀾進來,一路上好幾次側臉偷偷看著他。

    “愛卿,你再這么看著孤,明天孤就將葉大人家的千金許配給你。”莫滄瀾威脅道。

    他最討厭別人毫不避諱的揣測他的心思。

    特別是關于某個女人。

    曹昔一聽他這話,頓時目不斜視看著前方,開玩笑,葉大人家那位千金,身材粗壯,舉止粗魯,他這細胳膊細腿的,可經不起折騰。

    瑪塔城內,一提到葉大人家的千金,可都是避之不及。

    而那位葉大人,絲毫沒覺得他女兒哪里差,天天盤算著朝堂內,還有哪位沒有婚配

    曹昔就是最近被他盯上的目標。

    “大王。”莫凌天從走廊一側走過來,朝著莫滄瀾行了一禮。

    “王兄不用行此大禮,孤只是想起上回王兄府上的美酒,特意過來嘗嘗。”莫滄瀾說道。

    “大王若是想喝,大可讓人說一聲,臣讓人多送幾壇過去。”莫凌天畢恭畢敬道。

    曹昔側頭看向一邊,心中默默誹腹,大王哪里是想喝酒,他就是想來見見美人。

    “宮中喝不出那日的意境。”莫滄瀾說的一本正經。

    “原來如此,大王請。”莫凌天也不知道聽沒聽懂他的意思,做出一個請的動作。

    美酒佳肴悉數讓人擺上桌。

    莫滄瀾卻遲遲不肯動手,曹昔福至心靈,立馬開口道:“王爺,我聽聞您府上有位美人,劍舞的極好。”

    莫滄瀾立馬給了一個贊許的眼神。

    做得好

    曹昔無語,這位爺,是想看美人,偏偏又好面子,不肯開尊口。

    莫凌天哪能不明白他們的意思,只是今日他偏偏不能順著他們的意思,他露出為難的表情:“曹大人既然開這個口,本王也不打算掃興,只是本王府上的那位舞姬近日身體不適。”

    額

    曹昔詫異,想著,怪不得最近幾天未見說書的女子去醉紅塵,原來是生病。

    莫滄瀾更是心中一稟,很想問問她到底怎么樣

    可否看過大夫

    實在不行,他讓宮里的太醫過來瞧瞧。

    “嘶~”

    曹昔突然發出一聲吃痛的聲音,引來莫凌天好奇的看著他。

    “哈哈,王爺,我一直對您府上的這位美人非常欽佩,當日在倉木山時,我與她曾當面論過詩,也算相識,不知可否能去看看。”曹昔苦哈哈的說道,他剛剛被莫滄瀾從桌下狠狠踩一腳,痛的他眼淚都快出來。

    這位爺,也太不好伺候。

    您關心就自己去看啊,非得他來開這個口。

    “這個”莫凌天假裝遲疑。

    “可是有什么不方便”莫滄瀾等著急,讓自己盡量不在意的問道。

    他開口與曹昔開口就不同,莫凌天隨后搖頭,“既然大王與曹大人這么關心香枝,我讓她過來。”

    “不用,她不舒服,就不用過來。”他的意思很明顯,他們過去看望。

    莫凌天心中極是高興,顧傾之還真的說對,看莫滄瀾對她的態度,明顯不同。

    看來他的美人計很快就會成功。

    現在已是剛剛入冬,天氣黑的早。

    一路上燈籠全部掛出來,一處院子里,窗戶打開,油燈在風中四處搖曳。

    一女子端坐在桌前,低頭看著手中的書,不時咳嗽兩聲。

    許是聽見腳步聲,抬頭看向院子內。

    風恰好在此刻撩開她的秀發

    許多年后,曹昔想到現在的一刻,眼中都藏不住的驚艷。

    女子的長發在風中肆意飛揚,那雙明亮的眼睛彎成一個月牙,在燈火的映照下極為璀璨。

    她站起身來,將秀發勾在耳后,半傾著身體在窗邊,就成為別人眼中的一道風景。

    莫滄瀾走來的腳步一頓,也看到這一幕。

    他的眼底快速閃過什么。

    “大王,王爺,曹大人。”她挨個喊了一聲,行了一禮。

    莫滄瀾看著她不語,身體不舒服,竟然開著窗戶,是覺得還不夠嚴重嗎

    剩下兩人見著他不說話,也不敢隨意說什么。

    “咳咳~”

    她克制不住的又咳嗦兩聲。

    莫滄瀾這才發話,“既然不舒服,屋內就沒燒個炭盆嗎”

    他進來才發現,屋內的清冷,她的身體又單薄,也難怪咳嗽。

    曹昔聽的更無語,這才剛剛進入冬天,燒炭盆是不是早了点

    “來人,端一個炭盆進來。”莫凌天對著下邊的人吩咐道。

    莫滄瀾卻還是不滿意,“王兄,她平日就是這樣穿的如此單薄嗎”

    這下不止曹昔,連顧傾之都無語,不得不開口說話:“多謝大王關心,王爺不曾虧待我半点,吃穿用度都是非常好的。”

    她這話全是睜眼說瞎話,莫凌天要真對她那么好,太陽都打西邊出來。

    但是,她若不開口。

    等會莫滄瀾一走,就該她倒霉。

    “你倒是挺有心。”莫滄瀾略帶深意的說道。

    顧傾之假裝聽不懂,招呼他們坐下。

    “你剛剛看的什么書”莫滄瀾進院子的時候,就看著她拿著一卷書。

    顧傾之立馬羞澀,“詩詞而已。”

    莫滄瀾那能信她的鬼話,要真是詩詞,她怎么會露出那邊的表情,“孤看看。”

    “還是不用。”她拒絕。

    可惜旁邊伺候的人,早上前把書拿過去雙手遞給莫滄瀾。

    曹昔也好奇的偏偏頭,隨后偷偷一笑,也難怪她不愿意的模樣。

    這本書他也看過,不過是私下看的,講的一對男女的愛情故事,故事沒什么問題,關鍵是封面,也不知道誰畫的一個封面,一個女子穿著清涼,搔首弄姿的擺弄姿勢。

    不知道的人,第一眼看到封面,還以為是民間的秘密閨房之術。

    他也曾跟要好的同僚吐槽過此書,好好的一本書,愣是讓封面給毀了。

    同僚倒是發表不同見解,“愛情故事的最終,還不是男女那点事,此封面并無過錯。”

    莫滄瀾眼神怪異的看完封面,隨即又看了一眼顧傾之,看的她極為尷尬,“咳~,封面是有点誤導人,不過故事是正經故事。”

    “是嗎”莫滄瀾嘴角的玩味更加濃厚。

    “嗯。”她硬著頭皮点頭。

    莫滄瀾對她現在的表情很是歡愉,隨后就把手中的書交給身邊的護衛,既然她說是正經故事,那他就帶回去好好看看。

    “額”顧傾之眼巴巴的看著書變成別人的。

    “香枝姑娘舍不得”莫滄瀾挑眉。

    “沒有。”她低頭回道。

    莫凌天看著她的表演,心中很是滿意。

    女人要是騙起人來,還真的要多加小心。

    他都快分不清,她哪里是真哪里是假

    她先前看的分明是一本醫學雜書,知道莫滄瀾來后,換成現在的這本書。

    雖然他不知道這書到底有什么用途,但是看莫滄瀾對顧傾之的態度,他知道成功就在前方。

    “上次孤對太妃說起過醉紅塵內一位說書人故事講的不錯,太妃頓時有興趣,恰好冬至是太妃的壽辰,孤打算讓香枝姑娘進宮為太妃說上一段。”莫滄瀾狀似不在意的說道。

    “大王要找的是醉紅塵的說書人,香枝不敢獻丑。”她拒絕道。

    “香枝姑娘莫不是以為蒙上面紗,孤就不知道是誰”他眼眸一瞇,看著她。/推薦一本好看言情小說百度搜索《只是為愛為了你》

手機上http://www.2037504.live就是手機版哦!可躲進被窩里看有護眼和省電省流量模式,屏幕自動翻頁,看書手不累喜歡請收藏加入書簽.~

彩票联盟网址导航 辽宁35选7一等奖 山东快乐扑克三走势图网易 东方6 1中3 1多少钱 上海时时乐开奖网 黑龙江十一选五规则 快乐双彩往期开奖查询 黑龙江快乐十分前三直遗漏 股票配资风险大 赌博输钱后心态调整 炒股的人一生穷27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