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UU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顧傾之白修然小說 > 第258章 顧傾之再次失蹤

第258章 顧傾之再次失蹤

    尚學堂的門外,白晨軒挺意外秦雁兒來找他,“小姨。”他有禮的喊了一聲,雖說很多事,大人都瞞著他,但他也知道,眼前長的非常像他親生娘親的人,也是想嫁給他爹。

    他知道,即使沒有顧傾之,他爹也不會娶她。

    “晨軒,我打算回去了,臨走前我還有些你娘的東西想交給你。”秦雁兒神情哀傷的說道。

    白晨軒沒有想太多就同意。

    丞相府中,顧傾之正跟南君扯著閑話,下人拿過一封信,說是又有人送來的。

    南君調侃的看著她:“又是哪位情郎給你寫的信”

    “你猜”顧傾之也是說的非常輕快,想著今天一連收到兩封信,還有誰又給她寫信

    信沒打開幾分鐘,顧傾之的臉色就變了,猛的站起來

    “發生什么事”南君從來沒有見過顧傾之露出如此深情,滿臉的殺氣,似乎還帶著什么。

    “你看。”顧傾之氣的渾身發抖,將信遞給南君后,讓人把管家叫來。

    信上沒有注明寫信人的名字,但是顧傾之卻能猜到是誰。

    不過幾十個字,但是字字帶著恨意。

    信中言,我不能得到白修然,那么你也別想好過,白晨軒是她姐生的,她要讓白晨軒去陪她姐姐。

    “夫人。”管家王仁義過來。

    “王伯,你讓人去尚書堂看看白晨軒在不在”她說的急,說完還是覺得不妥:“你再派人通知白修然,秦雁兒有可能把白晨軒帶走,不行不行,我也必須出去找。”

    “夫人到底怎么回事”王仁義見著她說的語無倫次,問道。

    “我來說吧。”南君看她一時半會也組織不好語言:“剛剛收到一封信,是那位秦小姐派人送來的,說讓白小少爺去陪他那位去世多年的娘親。”

    王仁義這才發現事情的嚴重性,對著顧傾之匆匆行一禮,趕緊出去。

    “你干嘛去”南君看著離開的背影喊了一聲。

    “當然尋人。”

    “你把吳剛帶著啊。”

    “我放他一天假,讓他跟懷玲約會。”

    “那帶其他人。”

    “知道啦。”

    顧傾之擺擺手表示知道,沒有多余的時間跟她解釋為什么。

    上一世,白晨軒就是莫名沉入水底,她親眼所見,卻未能救那個孩子。

    她有預感,上一世白晨軒之死絕對跟秦雁兒脫不了干系。

    這一世,如果那個孩子再出現什么意外,只怕最先崩的不是白修然,而是她顧傾之。

    白修然接到府里來的消息,立刻全城尋人。

    九月八日。

    這一天整個香陵都不尋常。

    白晨軒一身濕漉漉,自己回來,到底發生什么,他始終沒說。

    白修然在這一天被人刺殺,據說是最近查案牽連太多官員,有人想要他的命。

    人最終沒事,不過頭遭受重擊,昏迷不醒被趕來的捕快救下。

    還是這一天,顧家的那位小姐失蹤了,自從出了丞相府后,就徹底不見,翻遍整個香陵城,都沒有人看見她。

    圣上大怒,嚴查此事。

    顧雷霆更是震怒,將香陵城翻底朝天,別說人,就連一絲線索都沒有。

    好像人是憑空消失似的。

    城皇子廟內。

    灰衣老道抱著一個酒壺,看著閉目靜思的老者:“聽說顧家那個女娃娃失蹤,你就不幫忙找找”

    若是顧喜年知道顧傾之失蹤,只怕在甘南都呆不住,立馬要回來。

    “命中注定一劫。”老者輕聲說道。

    “你是不是替那女娃娃算過”灰衣老道立馬八卦的問道。

    可惜,老者再不回答他的問題。

    灰衣老道無趣的把酒喝完,“罷了,罷了,你既然都算出來,老道我就不操心,還是回去睡覺吧。”

    顧喜年是他最得意的愛徒,顧傾之作為他愛徒的最在意的人,不會放任不管。

    既然他到現在都不過問,肯定是有驚無險,沒有什么生命危險。

    沒過幾天。

    顧家的麻煩接二連三而來。

    顧家的產業本就多,遍布天下很多的地方。

    可是最近卻是不太平。

    先是爆發標有德賢商鋪的店面傳出不好的負面消息,德賢商鋪的米竟然以次充好,德賢商鋪里成衣,有些竟然有些是舊衣服當新衣買,德賢商鋪里的首飾,金子里面竟然含有一半的銅

    各種謠言也是鋪天蓋地而來,有些人即使買的是真的,也鬧上門,要求退貨。

    一時間,德賢商鋪很多店面營業困難。

    更嚴重的,邊境抓到一批向他國販賣兵器的人,一盤查竟然也跟顧家有關。

    當時查處大量的刀槍之類,數量之多,讓人驚嘆。

    這可是大事,往嚴重說,這是密謀的造反的大罪,要殺頭的。

    邊境的官員趕緊把此事報告了朝廷,顧雷霆瞬間被抓起來。

    香陵盛傳,顧家這次只怕要倒臺啊。

    也不知道這顧家跟哪路神仙相沖,先是女兒失蹤,生死未卜,現在自己又鋃鐺入獄,沒準時刻要準備斬首。

    這顧家兩父女也是好日子到頭啰。

    路人感嘆兩句,又各自忙活自己的事。

    南君聽著外面的風言風語,倒也沒多急,倒著一杯茶,問著管家王仁義:“白丞相,可醒了”

    “一直未醒,昨天喬神醫過來看過,說是傷了頭,怕里面有淤血,特意開了散血的藥,要過一段時間再看。”王仁義本來年紀大,現在發生這么多事,更加顯得蒼老。

    “白丞相吉人自有天相,應該不會有事的,只是我看白晨軒最近一直沒有說話,你要多開導一番。”南君善意的提醒道。

    那孩子心思重,一直都覺得因他的緣故,白修然才會昏迷不醒,顧傾之才會不見的。

    最近一直不肯吃東西,將自己鎖在房間內,誰也不見。

    “哎。”王仁義無奈嘆息,這事他也勸過好多回,關鍵小少爺一直不肯聽他說話,一提到顧傾之眼睛就泛紅,著實讓人看的心疼。

    “我雖然與顧傾之認識的晚,但也知道她一些事,她運氣是差些,不過一般不會有生命危險,沒準過段時間就有她的消息。”南君慢慢說道,顧傾之也不知道是不是在嫁給白修然那天把好運氣用完,還是怎么回事,總要遇到一点事。

    大皇子被綁架,她就多瞧一眼,也被綁走。

    若不是她還算機靈,兩人只怕小命早丟在那幫劫匪手里。

    好不容易逃回來,還沒歇兩天,又被人暗算,把她跟那位小蕭將軍擱一張床上,地点還是飄香院那種地方,即使兩人有十張嘴,只怕也解釋不清楚這潑身上的污水。

    名聲算是毀的一干二凈。

    聽說期間還發生很多事,大大小小波折不斷。

    人出去散心,又把自己散不見,顧雷霆甚至花費眾多財力人力來尋她。

    一般人這一輩子的事,估計都沒她一年的事發生多。

    苦盡甘來,人回來吧,眼見著跟白丞相感情升溫,大有復合之意。

    結果人又不見。

    顧家現在也是是非眾多,聽說顧家的一幫子親戚鬧著要上香陵來,幫顧雷霆管理家業。

    到底是管理,還是瓜分這就不明說。

    南君特意讓人關注王英花,這個女人總算開始露出真面目,抱著孩子把香陵所有德賢商鋪的掌柜找來,說是她懷里的孩子好歹是顧家的血脈,以后的繼承人。

    顧雷霆現如今被關入牢房,只怕兇多吉少,為免德賢商鋪群龍無首,她暫時接管德賢一切事物。

    至于錢財方面,就讓管家徐有圖代為管理。

    “夫人開始來府上的時候,老朽也曾與外人一般,覺得夫人就是一個仗著自己家世,胡攪蠻纏,囂張跋扈的人,可相處久了,老朽才慚愧,人不可聽外人言,唯有自己看到才算是真的,夫人并不像外面傳的那般不堪,反而率真隨性,對小少爺像對親兒子似的,南君姑娘大概沒看到以前的小少爺,不茍言笑,整日除了看書,從不出去玩,以前我也沒覺得這樣不好,還挺欣慰,小少爺長大以后肯定跟少爺一樣優秀,可是新夫人來后,小少爺也會對著人笑,偶爾也像一個孩子一樣鬧,有一回他從外面回來,笑的特別開心,軟糯糯的叫我一聲王爺爺,過來牽著我的手撒嬌的說夫人帶他去哪里玩,我那時才突然發現,小少爺就是一個孩子,本來就應該這樣;其實少爺也變化很多,以前他對誰都一樣,不遠不近,眉宇間全是清冷,也是不茍言笑,可是自從夫人來后,少爺的眼神越來越柔和”管家絮絮叨叨的說了很多。

    這些話,往日他是不會當著外人面說的,可是今天格外有傾訴的欲望。

    南君靜靜的聆聽,到最后才笑道:“這就是顧傾之的魅力所在,總能讓她身邊的人不知不覺的改變,而且是變的更真實。”

    王仁義心中揣摩南君的話,的確是這樣,以前的少爺像云里的人,現在反而覺得很鮮活。

    “好了,時辰也不早,我也該去送飯。”南君站起來,“王管家如果不介意,我能帶白晨軒一起去送飯嗎”

    解鈴還須系鈴人。

    系鈴的人不在,找她爹應該也可以。南君心中想到。

    王管家對著南君一拱手,算是道謝,他也明白南君的意思。/推薦一本好看言情小說百度搜索《只是為愛為了你》

手機上http://www.2037504.live就是手機版哦!可躲進被窩里看有護眼和省電省流量模式,屏幕自動翻頁,看書手不累喜歡請收藏加入書簽.~

彩票联盟网址导航 平码固定的公式规律 疫情期间村主任赌博 河南11选5结果 大发快三彩票下载 炒股是大赌 118图库管家婆精选 贵州11选5怎么买中奖 股城网股票行情 私募基金配资比例 股票融资余额融资买入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