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UU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顧傾之白修然小說 > 第231章 找茬
    車水馬龍的大街上,人來人往非常的熱鬧。

    一個胖墩墩的小子肩膀上面搭著一個布袋子,大步在前面走,不時回頭催催后面的兩個人,“你們兩個倒是快点,要是被人發現我們逃學,就該倒大霉。”

    白晨軒木著一張臉不語,這是他回香陵后第一天上學,沒想到被江庭豪攛掇逃學出來。

    如果讓人知道,他是偷偷翻墻出來的,只怕所有人都大吃一驚,從小到大,他一直規規矩矩,還沒這么冒失過。

    “晨軒,你不用緊張,要真發現,干娘又不會揍你,我就難說。”陳方圓扯著白晨軒的袖子嘆氣道,他爹要真知道他逃學,指不定罰他抄多少本書

    “可娘會失望。”比起他爹懲罰,他更怕娘親對他的失望。

    陳方圓一愣,疑惑的重復一句:“干娘真的會對我們失望嗎”

    “不會。”江庭豪不知道什么時候躥過來,肯定的答道,“干娘要知道我們去找那個老道士的茬,沒準舉雙手贊成,你想啊,那道士就是個坑蒙拐騙的主,不知道我娘怎么會聽那個道士的話,拿雞毛撣子給我驅邪,我屁股都疼好幾天,咳,當然這不是重点,等我們把那個騙子在眾人面前戳穿,你說干娘知道后,會不會夸我們”

    江庭豪一張嘴特能說,他能從尚學堂把這兩位忽悠出來,跟他一起去找上次的灰衣老道,這會一番話,又讓兩人打消顧慮。

    陳方圓能答應江庭豪,完全是因為白晨軒竟然會同意。

    白晨軒自有他的想法,上次回來,娘親嘴里還嘀咕著,那個老道是個騙子,害她白白被她爹跟喬神醫一頓雞毛撣子打。

    他也覺得此人并不是什么高人,剛巧江庭豪告訴他,知道那個灰衣老道在哪里,三個人一合計,就想先會會那道士。

    城皇子廟在香陵的北邊,據說國師就住在這里,不過很少有人碰到。

    廟前面擺著很多算卦的攤位,許多人都愿意到這里來算命,據說有幾位算的特別靈驗。

    墻根的一處拐角,有幾人蹲在那里問著各自的前程。

    “大師,你給我算算,我能飛黃騰達嗎就像顧雷霆那樣有錢的。”一個長的特別福泰的禿頂男人激動的問道。

    灰衣老道眼皮都沒抬,“每個人命格判官都替你們寫好,有權未必能求來錢。”

    “大師的意思,我能當官”男人更加的激動,不停的搓著手。

    “異想天開,把你好高騖遠的心思收一收,努力才是正道。”

    “那大師我該怎么努力”

    灰衣老道這才緩緩抬高眼皮,又慢慢垂下,男人立馬明白,很有眼色的從懷中掏出錢遞過去,灰衣老道視線在錢上轉悠一圈,才滿意收進去,“今年你切莫去西邊,多往南邊走,切忌不管誰叫你去西邊,都不要去。”

    “好勒,謝謝大師指点。”男人感激涕零的離開。

    江庭豪拉著白修然他們蹲在不遠處,兩眼很是鄙夷的看著灰衣老道,“看見沒有,他這完全在忽悠人,我說的都比他高明。”

    白修然跟陳方圓默,這是實話,就江庭豪的嘴皮子,加以時日,死的都能說成活的。

    “快看,快看,又來一個。”江庭豪指著過來一個女的。

    對方看模樣也就豆蔻年紀,少女羞答答的坐下來,“大師,能幫我算一卦嗎”

    “問姻緣吧。”灰衣老道肯定道。

    “對。”少女更加嬌羞。

    “那你寫個字。”灰衣老道推過去一張白紙,少女在上面寫了一個好字。

    老道端詳著字,半天皺眉不語,少女頓時緊張的問道:“大師,到底怎么樣”

    “字是好字,偏偏姑娘把這個字寫的有些開,女跟子隔著一小段距離,只怕婚事難成。”

    少女立馬變了神色,求著老道給她化解一番。

    “姑娘拿著符咒,放在心上人枕頭下面,要是一個月后還是不成,你再來找我。”老道遞過去一個黃色的符咒,說道。

    少女趕緊接過去,付了錢,感恩戴德的離開。

    “嘖嘖,這也太好騙了,我感覺以后我也能成為一代大師。”江庭豪感慨道。

    陳方圓一笑:“江大師不用以后,現在你就是,你先去會會那位大師,看看是你贏,還是他贏”

    “肯定我贏。”江庭豪站起來,驕傲的挺著小胸脯上前找茬。

    “大師,我要算命。”

    老道一聽對方是個娃娃聲,眼皮抬起,上下打量一番,“上學期間,不好好讀書,跑老道這干什么”

    江庭豪心中一驚,“你認識我”

    “不認識。”

    “那你怎么知道我在讀書”

    “瞧你小小年紀穿的氣派,應該是位有錢人家的少爺,這會兒不在讀書還能干什么”

    江庭豪一聽,也是這個理,不過他也不是這么好忽悠的,“那你看我,今天過來干什么的”

    “找老道麻煩的。”老道說的很鎮定。

    江庭豪又是一驚,扭頭看了一眼身后,見到白晨軒木著一張臉站起來,他還沒明白怎么回事,老道的聲音傳來:“原來是三位小友一起來的。”

    江庭豪很是懊惱,這老道甚是狡猾,先是擾亂他的心神,現又把他請來的兩位幫手也給發現。

    白晨軒跟陳方圓也走上前,白晨軒從容的朝著老道行了一禮,“剛剛聽見道長替人算命,有幾個疑惑,不知道道長能否替我解開”

    “好。”老道上下打量他一番,回的爽快。

    眼前的三個孩子,即使不去看生成八字,他都知道是人中龍鳳,觀此面相,將來定成大器。

    “道長為何讓前面的男子不要去西邊,多往南邊”

    老道頗感欣慰,這孩子問到点子上面去,“香陵西城本就賭場多,他算命之前,就見著他懷里掉下過骰子,證明是個賭徒,只要他能戒掉賭,不止南邊,東南西北他都能去。”

    “那你這根本就不是算出來的。”江庭豪說道。

    “世上哪有那么多神仙,不過是眼力過人,洞察人心而已。”老道打著禪機。

    白晨軒心中對老道有些改觀,逐又行一禮,“剛剛那位女子,道長為何說她成不了”

    “她臉上雖帶著喜氣,但是眼中帶著血絲,眼外略微浮腫,證明哭過,我讓她寫字,她偏偏寫了一個好字,恰恰證明她心底的惶恐,只怕事情并不好,所以此事難成。”

    “那道長為何要給她符”

    “寬心而已,那女子面相并不是一個苦命人,只要不太操之過急,事情未必沒有轉機。”

    白晨軒跟陳方圓兩人對視一眼,這人即使不是得道高人,也是一位窺探人心的高手,難怪香陵城那么多達官貴人愿意找他。

    不遠處,顧傾之饒有興致的看著三小只堵在灰衣老道的攤前。

    她從太子府出來,順著街道走著,今天吳剛跟顧大都沒有跟她出來,瞧著她似乎一個人,其實暗中也有人在保護她。

    她走了一段路,恰好聽見有幾人正在談論算命之事,話中提到那位灰衣老道。

    她腿一轉,就繞道城皇子廟。

    她原本是去找茬的,沒想到看到三小只。

    別人都在上學,唯獨這三小只竟然偷偷溜出來,顧傾之頓時不急著上前,安心找一地,坐下來看戲。

    她們家晨軒不錯,先禮后兵,不過瞧到最后,三小只都沒占到上風,反而那灰衣老道撇了她這邊幾眼。

    嘖,顧傾之心中誹腑,別的不說,眼力勁倒跟白修然和南君他們有的一拼,都屬于變態級別的。

    江庭豪氣悶,從剛才到現在,他們都沒有占上風,我方人員雖說不差,但是敵方更厲害。

    “不知道道長能否替我算一卦”陳方圓嘴角勾著一抹笑意,眼中閃過算計,頗有種他爹想陰人時的模樣。

    只是一只小狐貍怎么斗的過法力高深的道人。

    “小友想算什么”灰衣老道泰然自若道。

    “就算我爹幾時休了他那小妾。”他是語不驚人死不休。

    江庭豪都對他咂舌不已,他要不要效法一番,看看他娘以后打算生幾個

    以前家里就他一個小子,所有人都寵著他,現在多個妹妹,總是聽見下人討論他妹妹生的好看。

    一個滿臉皺巴巴的娃娃哪里好看

    “此事在人為,不關天命,老道愛莫能助。”灰衣老道坦然說道。

    “切。”江庭豪兩眼很是不屑,“既然這樣,那你給我算算,我以后會怎么樣生辰八字,稱骨看命,這總該能算的出來吧”

    “小友了解倒挺透徹。”灰衣老道夸贊一句。

    江庭豪很神氣的挺胸,“我可是上知天文,下知地理,古往今來,我也是研究的很透徹。”

    這話要是換成二十年后的江庭豪,或許有人能信,偏偏毛都沒長齊,說這話特別好笑。

    白晨軒跟陳方圓兩個往旁邊一站,與江庭豪保持距離,不怕神一樣的對手,就怕豬一樣的隊友。

    “喂,你倆站那么遠干什么”江庭豪不滿的嚷嚷。

    兩人假裝聽不見,專心研究墻上的紋路。

    江庭豪越發氣的跺腳

    顧傾之瞧的好笑,準備起身也去會會灰衣老道。

    “既然不是誠心算命,小友還是不要摻合。”一道蒼老的聲音響起。

    顧傾之詫異回頭,只見她對面坐著一位老者,老者穿著普通,但一雙眼睛卻不似他這個年齡的渾黃,反而黑白分明,若不是眼底透出的滄桑見證歲月的痕跡,她還真不敢確認這是一位老者。/推薦一本好看言情小說百度搜索《只是為愛為了你》

手機上http://www.2037504.live就是手機版哦!可躲進被窩里看有護眼和省電省流量模式,屏幕自動翻頁,看書手不累喜歡請收藏加入書簽.~

彩票联盟网址导航 七乐彩中奖规则及奖金 青海11选5网投平台 吉林快三预测快赢网 北京快3一定牛基本走势 pk10走势图软件下载 十一选五杀号顺口溜 基金配资条件 好用的11选5软件手机版 甘肃快三走势图甘肃快三走势 河南22选5期开奖结果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