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UU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顧傾之白修然小說 > 第230章 幫忙
    顧傾之看著她面前哭的傷心的女子,嘆一口氣,“顧憐兒,你會后悔今天的決定。”

    “只要傾之姐能救出虎子,以后我會好好管教他的,不會再讓他惹事生非。”顧憐兒一聽她肯幫忙,連忙保證道。

    “行啦,坐著吧,你一孕婦對我跪著,傳出去還指不定又給我按上什么罪名。”她伸手把顧憐兒扶起來,一個大肚子且快生產的女人,要真在她面前出什么事,十張嘴她都說不清。

    顧憐兒臉一紅,突然想起以前,她做過很多讓人誤會顧傾之的事,嘴中蠕動半響,不知道該不該再道歉

    “夫人,太子府到了。”馬車停下來,小廝恭敬的說道。

    顧傾之掀開簾子看了一眼太子府,轉身似笑非笑的看著顧憐兒,“你倒是先斬后奏。”

    顧憐兒唯恐她生氣,趕緊解釋:“傾之姐不要生氣,皇宮我們進不去,我每次都在這等人,因為五公主經常到這來。”

    朱紅色的大門外就站著兩個護衛,門庭冷落,車馬稀少,實在很難讓人相信這是太子府。

    “你是何人”護衛肅殺的攔住顧傾之問道。

    “麻煩稟告一聲,就說顧傾之求見。”她學著南君人前的裝模作樣,很是得體的說道。

    護衛一聽她的名字,立馬變了態度,“顧小姐請,公主正等著您。”

    顧傾之再次看了一眼身后的馬車,笑的很是古怪,這才慢悠悠的進了太子府的門。

    馬車內,顧憐兒眼神閃爍,其實她有件事是騙顧傾之,她見到過公主一次,只是公主不肯與她說話,直接点名,讓顧傾之來與她談。

    她無奈才出此下招。

    “夫人。”跟在車外的丫環輕輕喚了一聲,“現在回府嗎”

    “走吧。”顧憐兒又恢復她官夫人的模樣,她娘還在等她的消息,若是顧傾之出面,應該是沒什么問題。

    顧傾之踱步在走廊上,看著太子府內的建筑,雖然人失寵,但是太子府的氣派依舊存在,雕欄玉砌,飛檐環繞,一派的富麗堂皇。

    “咕嚕嚕~”

    一個酒瓶順著青石板路滾到她的腳邊,侍衛有些尷尬的看著她,大皇子又喝多,所以酒瓶才會到處亂滾。

    顧傾之低頭看著酒瓶踢了踢,酒香順著空氣揮發,“好酒。”

    侍衛:怎么跟他想的不一樣。

    “你來了。”趙千尋站在路的盡頭看著他們。

    侍衛朝著趙千尋恭敬行了一禮退下去。

    顧傾之這才抬起頭,先看著醉臥花間的人,隨后視線轉到其他處,隨便扯著話題,“這花開的不錯。”

    趙千尋瞪了她一眼,“哪開的不錯,明明里面還躺著一個酒鬼。”

    顧傾之囧囧有神看著花不語,免得被人遷怒。

    “你怎么不說話”趙千尋看著她不說話,又來氣。

    “公主想聽什么話”她說不說,這位都想找她茬。

    趙千尋一噎,又瞪她一眼,“我的意思還要告訴你第二遍嗎”

    “公主意思很多,在下愚鈍,不知道是哪種意思”她繞著彎就是不肯說到正題,這位公主的要求她實在愛莫能助,她總不能壓著蕭以東娶這位。

    “行吧,你可以走了。”趙千尋壓著火頭,下逐客令。

    “恩,走,喝酒去。”花間某個酒鬼攙和著熱鬧。

    趙千尋又把顧傾之瞪一眼,瞪的她甚是無辜,這也能怪她頭上

    “咳~公主,我聽說我那位不成器的表弟頂撞你,你看你大人不計小人過,能不能”她給了一個兩人都懂的眼神。

    “哼,那是頂撞嗎”趙千尋美目一斜,說話帶著寒意,大街之上,公然敢調戲她,沒被她關進大牢就不錯。

    “哎,好吧,公主,你有什么要求盡管提。”顧傾之無奈,只能開門見山,這位都在這等著她,明顯就等著她尋上門挖坑讓她跳,若是條件太苛刻,她也愛莫能助,只能讓顧憐兒去準備一副棺材。

    趙千尋目光爍爍,她就等這句話:“我要蕭以東。”

    “能不能不要這么直接,含蓄点。”好歹也是位公主,一開口就這么猛,也就她聽著無所謂,要換第二人,只怕驚在當場。

    “那好,我要成蕭府的兒媳婦。”

    “咳~能換個嗎”

    “讓我大哥變成從前的樣子。”

    顧傾之看著花叢中的酒鬼,這個難度貌似也大。

    “能再換一個嗎”

    “讓齊菲離開香陵。”

    “齊菲是誰”顧傾之還是第一次聽到這個名字,不由好奇問道。

    “你自己查,我就這三個要求,你要是能完成,人我就給你放了,要是不能,就等著收尸吧。”趙千尋傲嬌的說道。

    “不是只有一個要求嗎,什么時候變成三個”顧傾之不依道。

    “我什么時候說我只有一個要求的”

    顧傾之默,她又不是阿拉丁神燈,隨便就能給人三個愿望,“能力有限,公主要殺要剮請便,我只能準備一副上好的棺材,哎,仁至義盡,告辭。”

    說完利落的要走。

    趙千尋沒想她說走就走,一時沒了策略,只好一把拉住她,“你還真狠心。”

    “不是我狠心。”顧傾之哭喪著一張臉,“實在這三個要求要我命,我只能祝福他早死早投胎,下輩子努力做個好人。”

    “做買賣不都是討價還價嗎”趙千尋咬牙切齒道:“你談都沒談就想走,還有沒有誠意”

    顧傾之憋著笑,一本正經道:“那公主最低要求是什么”

    趙千尋郁悶之極,原來還想為難為難顧傾之,然后再漫天要價,可惜她真是錯估顧傾之,就她這模樣,顧家的那幫子親戚她是根本沒放在心上,自是不會用心幫忙。

    “我要你幫我搞定蕭以東,順便讓齊菲離開,如果這兩樣你都不能答應,那你回去吧。”這是她的最低限度,若是顧傾之再不答應,只能讓那個登徒子受到他應有懲罰。

    顧傾之看著她的眼睛,確定真的再無商量的可能,內心很是無奈,“公主,你是金枝玉葉,什么樣的男人找不到,為什么非小蕭將軍不可”

    “那你問問白丞相,為什么非你不可,朝堂之上公然請命,要再次風光娶你,白府的那幾位可是氣的不輕,白大人當著父皇的面要與他斷父子關系。”趙千尋酸溜溜的說道,要是蕭以東肯為她做到這一步,莫說抗旨不和親,就是舍棄她公主高貴的身份,她都愿意。

    顧傾之滿臉錯愕,“什么時候他怎么沒對我提起過”

    “哼,你說就你那沒心沒肺的模樣,說了大概你也沒記心上。”她是越說越不爽,逐又瞪了顧傾之一眼,為什么顧傾之就能得償所愿,她就那么難

    今天被趙千尋一而再,再而三的瞪,顧傾之很是無辜,她又沒招惹她,不過趙千尋的那番話,她倒是記在心上,想到白修然,她心中一暖,那個男人啊,總是做的永遠比說的多。

    “公主,其實東悅那位三王子不比小蕭將軍差,你要不換一人喜歡”顧傾之勸道。

    “顧傾之,你去問問白丞相,他要肯娶別人,我就換一人。”

    顧傾之一噎,這公主沒事怎么總愛拿白修然出來當說辭,還讓她怎么接

    “哎哎,公主,你哭什么”顧傾之嚇一跳,剛剛還好好的,怎么說哭就哭,趕緊掏出錦帕遞過去。

    “東悅馬上就有新王登基,我聽見有人找父王商量和親的事,不出意外,兩個月后會把我送過去,如果真不能嫁給蕭以東,我寧愿一死,嗚嗚~”趙千尋哭的傷心。

    “新王”顧傾之頓時緊張問道:“是誰要登基”

    如果是那個莫凌天登基,只怕顧三就有危險。

    可如果是顧三登基,以他那傻傻個性,不知道東悅會不會翻天

    哎,她只希望顧三能平安就好。

    “不管誰登基,我都不會去和親的。”趙千尋說著很決絕。

    “咱先不說你和親的事,公主,你真的不知道東悅新王是誰嗎”

    趙千尋快被顧傾之氣吐血,幾乎是朝顧傾之吼的,“你覺得我會關心誰當東悅的王嗎我恨不得他東悅國沒王。”

    “行行行,別激動,我就隨便問問,不去就不去。”顧傾之趕緊安慰,心里盤算著,這事問白修然應該也清楚。

    “那你是答應幫我”趙千尋破涕為笑。

    “額”顧傾之遲疑,她剛剛有說答應嗎

    “怎么,你想反悔”趙千尋的臉色立馬變了,只要顧傾之想反悔,她立馬跟她拼了。

    “哎。”

    顧傾之深深嘆一口,“我不知道能不能成功,我只能說我盡力。”

    “好。”

    “我只能給你建議,一切還是靠你自己行動。”

    “好。”

    “公主,你別這么笑瞇瞇看著我,我壓力大。”顧傾之瞧著先一秒哭的慘兮兮的人,后一秒對著她傻笑的人,這情緒變化太快,總讓她有種跳進坑里的感覺。

    “好。”不管顧傾之說什么,趙千尋只聽見顧傾之會幫她。

    顧傾之默

    “傾之啊”趙千尋熱情的拉著她的手,無意識摸一把,把顧傾之汗毛都驚的站起來,“我的幸福就靠你。”

    “公主,你不要這么說,幸福是靠你自己爭取的,跟我沒關系。”顧傾之真想立馬掙開跑人,心底深深反省,她這次來到底對還是不對

    “傾之啊,你打算怎么幫我”

    趙千尋一口一個傾之,讓她都快跪了,能不能正常点她寧愿她直呼其名,叫她顧傾之都行。

    “公主,你容我回去想兩天,再給你答復。”

    “好。”趙千尋沒有異議,立馬讓下面的人去把顧虎給放了,“傾之啊,我過兩天來找你。”

    “嗯嗯。”顧傾之簡直就是落荒而逃,她感覺她認識的男男女女在感情方面都特別擰,非一人不可,其他人再好,與他們都無關。/推薦一本好看言情小說百度搜索《只是為愛為了你》

手機上http://www.2037504.live就是手機版哦!可躲進被窩里看有護眼和省電省流量模式,屏幕自動翻頁,看書手不累喜歡請收藏加入書簽.~

彩票联盟网址导航 甘肃快3开奖l结果 内蒙古快三分析推荐 内蒙快3 股票融资操作 湖北11选5投注技巧 山东11选5一天有多少期 福彩陕西快乐10分走势图 北京快3官方网站 北京11选五投注技巧 一分快3应用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