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UU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顧傾之白修然小說 > 第202章 赴宴
    帖子打開,顧傾之突然就笑了。

    是一個她怎么都不會想到的人送來的。

    有点意思,帖子在手上敲打兩下,“顧大,讓人把馬車備好,我等會出門。”

    宣王府坐落香陵最貴的地段,這里住的全是達官貴人,即使有錢都未必能住進來。

    門前兩尊石獅子威嚴的看著前方,朱紅色的大門從里打開。

    守衛裝著統一著裝站在門口,個個面色帶著肅殺,使過往的行人不敢去看。

    趙明清坐在院子里喂著池塘的錦鯉,就有人過來稟報,陳大人到了。

    “讓他過來吧。”趙明清頭都沒抬。

    “二皇子,真是閑情雅致。”陳飛騰手中一把折扇,從小路上過來,他今個穿著一身湛藍色的便服,走的甚是瀟灑。

    趙明清這才放下手中的魚食,“昨個別人送來一條金鯉魚,你也來瞧瞧熱鬧。”

    “奧~”

    陳飛騰來了興致,走近幾步,看著水面,果不其然,在一群斑斕錦鯉中,一條通體黃色的錦鯉很是惹人眼,他仔細看后,笑道:“聽說鯉魚越過龍門,就化成龍,二皇子的這條沒準也能飛天成龍。”

    “你倒是會說話。”趙明清也笑了。

    他當初花費很大的力氣,才把眼前的男人拉到自己的陣營中,這可是一位人才。

    “聽說,圣上把白丞相召進宮。”陳飛騰依舊看著水面,不咸不淡的又說了一句。

    他們這些人精,時刻關注著皇宮那邊的動向,一有点風吹草動,立馬會有人過來送信。

    “知道。”

    趙明清沒有當一回事,“失蹤那么久,父王擔心他的臣子也是應該的。”

    “二皇子,倒是不擔心。”

    “一個失憶的人有什么好擔心。”

    “失憶”陳飛騰倒是第一回聽到這事。

    白修然竟然失憶,事情越來越有意思。

    ”那二皇子今日叫我來,是”他不由好奇問道。

    “今日我請了顧府的那位千金過來,聽說令子與她相識,所以特請你過來作陪。”趙明清沒有拐彎抹角,似想到什么有趣的事,陰柔的臉上笑的別有深意。

    陳飛騰揚眉,沒有再繼續追問,以著他的聰慧,只需一句話,他就能明白所有。

    國師在朝中位高權重,深受百姓愛戴,圣上器重,如果他肯為誰說幾句話,抵得上別人的千句萬句。

    但是這位老者把一切的看的太透,若是誰在他面前耍手段,只怕是無所遁形,到時弄巧成拙就糟糕。

    國師唯一在意的就是他那個徒弟,可惜,也是天資聰慧,旁人左右不了他。

    想來,顧傾之是最合適的人選。

    她如果被拉攏過來,那可就好玩。

    堂堂白丞相的夫人,顧喜年的最在意的妹妹,那些聰明人,該如何選擇

    “主子,六王爺到。”下人又過來稟報。

    “請他們到后花園。”趙明清說完,讓陳飛騰跟他一塊也過去。

    陳飛騰不置可否,想著趙明清竟然把六王爺都請來作陪,看來是下了決心,想把顧傾之拉攏過來。

    后花園的一處涼亭里,輕紗縹緲,早已有人在里面,看輪廓是個女子的身影。

    風過,紗起,露出一張女子的臉,仿若嬌艷欲滴的花朵,陳飛騰眼中一亮,美麗的女子他見過不少,但是論氣質,這位獨占鰲頭。

    涼亭的女子見著有人看她,螓首微抬,貝齒一笑,眼中的風情是誰都學不來的魅惑。

    “不知這位姑娘是”陳飛騰詢問著趙明清。

    “南君,見過陳大人。”女子起身對著他們行了一禮,準確說出陳飛騰的身份。

    陳飛騰更訝然,他們是第一次見面吧,竟然會知道他的身份。

    “其實南君見過陳大人,就在昨天,令公子很可愛。”南君解釋道。

    陳飛騰這才恍然大悟,“原來姑娘也在船上,失敬失敬。”

    南君掩唇而笑,眼中含著秋水,繼而看著趙明清:“二皇子,要給南君引薦的人,就是陳大人嗎”

    “不”

    他話還未完,就聽見拱門處傳來笑聲,趙慶陽帶著霍香雪一同過來。

    男子面容俊秀,女子溫婉動人,可謂郎才女貌。

    “明清,今天什么日子,讓我們過來”趙慶陽打趣道。

    “六王爺。”

    他們都是舊識,陳飛騰也只僅僅打一個招呼。

    趙慶陽点頭笑了一下,算是回禮,等看到南君時,他微微一愣,逐而又打趣的對著趙明清說道:“原來明清府中藏著佳人,今個才舍得讓我們見見嗎”

    “這位是南君姑娘,豐城第一美人,六叔應該不陌生吧。”趙明清說道。

    提到豐城,趙慶陽眼睛又是一亮,昔年他去過豐城,聽過很多人提到一個奇女子,可惜卻未曾有幸見上一面,今日在宣王府邸見到真人,雖未領教其才情,光這模樣卻與傳說一般無二,果真國色天香,當得起豐城第一美人的稱號。

    霍香雪眼中閃過譏諷,世上的男人都是膚淺,看見長的美的女子總愛獻殷勤。

    “二皇子真是折煞南君,我自是不敢在六王妃面前稱大,六王妃的才名,南君一直聽人夸贊,在香陵誰人不識霍家小姐之名,才貌出眾,琴藝了得,一手丹青更是出神入化。”南君認真說道。

    她們這種人自是練就一雙察言觀色的眼,一張嘴更是能言善辯,她這番肺腑之言,自是讓霍香雪舒坦很多,她本心氣高,不愿與這種風塵女子做比較,但是誰不愛聽別人的恭維。

    陳飛騰對眼前這個聰明的女子再次刮目相看,能準確無誤的說出對方的名諱,除了明銳的洞察力,也要有足夠的聰慧。

    “說到丹青,南君姑娘應該見見另外一個人。”趙慶陽接過話,“她的畫構思精巧,也很有意思,給人視覺很大的沖擊力,從沒想到畫還能如此作。”

    他這番話,瞬間引起南君的興趣,能被一個王爺大肆贊揚的,可見畫的不錯。

    南君:“不知是何許人也”

    “主子,顧家小姐到了。”下人上前小聲說道。

    趙慶陽一聽樂了,“說曹操,曹操到。”

    南君有些意外,但也意料之中,豐城時,顧傾之石橋論詩,那嘴中不斷吐出的絕句,當真讓她佩服,雖說她感覺那些詩,不像是顧傾之自己想的。

    各種題材的詩,對方信手拈來就能說出一首詩,不曾有一絲的停頓,就足以證明對方文學功底深厚,光這就令她側目。

    今日又聽說到對方擅畫,好像也在理所當然中。

    顧傾之一人在前面走的輕快,吳剛跟顧大一左一右相隔不遠。

    亭子中的眾人,也瞧見她過來。

    花團錦簇的綢緞長裙,加上滿頭的金鳳玉釵,遠遠瞧去,就知道是個有錢人。

    南君瞧著她那打扮,啞然失笑,這風格真是閃瞎眾人的眼。

    她雖與顧傾之接觸短短幾天,但是印象中的女子,穿著偏素凈,襯著她的臉,更顯得清麗如蓮。

    可今個,把一身的富貴穿在身上,瞧著有些礙眼。

    陳飛騰也瞧著走來的人,笑的高深莫測,顧家這位小姐還真有意思。

    “顧小姐,今日這身裝扮,還真是”六王爺趙慶陽努力來找詞形容。

    “是不是覺得特別雍容華貴。”顧傾之喜滋滋的把話接過去,“我一瞧是二皇子給我送的帖子,立馬讓人給我找了一件,特別能襯托我身份的衣服。”

    這話沒毛病,顧家不就是錢多么,這一身瞧著是挺像一個腹內草包的暴發戶。

    她把這身衣服穿出來的時候,趙懷玲簡直沒眼看,好心勸了幾回,“小姐,咱要不再換一身吧”

    她哪能換,好不容易找著這么一件寶貝,理所當然的要穿著。

    亭子里眾人聽著她的話,見著她一臉驕傲的模樣,集體沉默

    說她故意的吧,可她頭發梳著當下最流行的發髻,胭脂水粉將面容涂抹的格外精致,身上帶的,頭上插的,每件都是名貴品,光她這一身行頭,少不得值個千兒八百兩。

    只能說她品味太獨特。

    等著他們都落座,府中的婢女端著水果点心過來,涼亭外側,已有琴娘開始彈琴,舞女們站在水榭臺邊翩翩起舞

    “瞧著顧小姐氣色不錯,想必在外半年并無大礙。”趙明清說道。

    在場人都知道顧傾之失蹤有大半年之久,開始傳言滿天飛,說是顧家的小姐只怕早已遭遇不測,未想,人又活蹦亂跳的出現。

    不知該說她福大命大,還是說她運氣特別差,出了香陵城,都不安生。

    “沒辦法,我爹說生我時,有一老道為我算了一卦,一生富貴命,能活到八十八。”她信口胡說道,繼而笑瞇瞇的瞧著南君:“南君姑娘,我們又見面了。”

    “是。”南君点頭,的確是又見面,原來二皇子讓她見的人是顧傾之,真沒想到。

    “南君姑娘說是來香陵尋人,原來是二皇子,難怪不肯說名諱。”顧傾之吃吃一笑,挪揄道。

    “顧小姐誤會了,我可不是南君姑娘要尋的人。”趙明清撇清干系。

    “南君可沒有這個福氣,我與二皇子有過數面之緣,只是昨日進城恰好遇上,而我尋的人實在是不知道對方名諱,只知他在香陵。”南君雖笑著解釋一番,但眼中藏著落寞,這么多年再未遇上,只怕很難再見到。

    “不知道是男是女”顧傾之一臉的八卦模樣,能被一個大美女心心念念的人,想來應該是男人,只是不知道是何方神圣,能得她的掛念。

    在場眾人其實都很關心這個問題,可是誰都沒有向她那樣冒然問出來。

    南君低頭一笑,仿若春花開,“男女重要嗎”她求的只是見上一面。

    怎么不重要,太重要,顧傾之心里不斷吐槽,她有預感南君尋的人鐵定不是親人朋友,也不是女的,肯定就是一個男的。

    不要問她為什么這么認為。

    女人的直覺準起來,比天橋擺攤算卦的都準。/推薦一本好看言情小說百度搜索《只是為愛為了你》

手機上http://www.2037504.live就是手機版哦!可躲進被窩里看有護眼和省電省流量模式,屏幕自動翻頁,看書手不累喜歡請收藏加入書簽.~

彩票联盟网址导航 好彩1开奖结果福彩网 在线配资公司专业久联优配 甘肃十一选五走势图甘 龙江风采22选5开将结果5 快乐十分任三怎么玩 股票涨跌幅计算器 浙休20选5开奖结果 快三开奖结果河北 股票没开盘买入会赔吗 深圳风采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