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UU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顧傾之白修然小說 > 第201章 騙不了人的關心

第201章 騙不了人的關心

    雨勢越來越大,風又是邪風,雨傘根本遮蓋不住人,白修然衣服上淋了一層的雨水。

    傳信人的話,他聽的明白。

    因為白家的休書,他這位丈人定是惱他。

    “白修然,你站這里干什么”一聲呵斥從雨中傳來。

    顧傾之站在雨下,一臉的怒色,緩了緩由于激烈跑動而帶來的氣喘,麻蛋,今天才發現,屋子大也是一種麻煩。

    聽到他在顧府門口,她連傘都顧不得拿跑過來,平日里,坐著馬車都還要晃悠半天的路程,她愣是靠著兩條腿跑過來。

    她不懂自己為什么這么失了分寸就過來。

    像個傻瓜一樣。

    “傾之,你怎么過來”

    白修然一向淡定自若,見著她站在雨中的模樣,臉上詫異,跨過門檻,就想過去為她撐傘。

    顧傾之黑著一張臉,拉著他站在走廊上,“你腿上有傷,你不知道嗎這么大的雨,萬一把傷口淋濕怎么辦大夫都說過不要讓傷口碰水”

    她說到最后,簡直就是吼的。

    門房聽著脖子都縮了一縮,從來沒有見過這樣的小姐。

    “晨軒病了。”

    白修然輕輕的一句話,頓時把顧傾之心中的怒火熄滅,“人了”

    “外面馬車上。”

    顧傾之簡直無法用語言來表達自己心中那個的想法,她把白修然狠狠瞪一眼,這才扭頭讓人去半世堂請老爺子過來

    喬神醫過來時,顧傾之已經換一身干凈的衣服,順便也讓人找一套男士衣服過來。

    “丫頭,你病了”喬神醫見著顧府來請他,說是小姐讓來的,還以為她病了,急匆匆把藥箱帶著就過來。

    “老爺子,你給晨軒看看,燒的厲害,一直在說胡話。”顧傾之急忙拉著喬神醫到床邊。

    床上的孩子,額頭密密布布一層虛汗,嘴中是不是低語什么,聽不太明白。

    喬神醫探了探他額頭,滾燙似火,這才面色凝重,坐下給他把脈。

    顧傾之站在一邊緊張看著。

    “小姐,姜湯熬好了。”趙懷玲端著兩碗姜湯進來。

    “嗯。”她答應一聲,又繼續站旁邊。

    喬神醫瞥了一眼她濕噠噠的頭發,“怎么,你還想我等會替你看看”

    顧傾之一噎,老老實實轉身去喝姜湯。

    “姑爺。”趙懷玲把另外一碗放在白修然面前,喊了一聲,趕緊閃到一邊,小姐帶著姑爺跟白小少爺回院時,臉色難看,嚇的她都不敢吱聲。

    “白修然,你府上是沒人嗎,這么大的雨,讓你自己出來。”她喝著姜湯,不解氣的繼續說道。

    張志成跟她說過,就白修然的腿傷,一到變天,就會陰疼陰疼,最好不要雨天出門。

    可他倒好,傷都沒好利索,他就冒著大雨過來。

    她想到這里,哪哪都是火。

    白修然沉默不語,其實出門前,管家王仁義是攔著他的,說會派人去顧府告知。

    可他就是固執過來,還把孩子也帶著。

    這真的不像他。

    按理說,白晨軒病了,他第一個想到的應該是大夫,可他偏偏想到是她。

    能說,看著眼前眉眼怒色的女子,他的心很高興嗎

    一種心臟快要爆炸的高興。

    傾之,在你口口聲聲訓斥的聲音里,他聽出的卻是她的關心在意

    等著喬神醫把完脈,好在只是發熱,又詢問一下白晨軒最近身體狀況,開好藥方,讓人去抓藥熬藥。

    “他應該是上次的風寒未好利索,再加上吃一些寒性食物,又把體內病因激發出來,小孩子本來體質弱,這才病的快。”喬神醫解釋道。

    “那他怎么說胡話呢”顧傾之緊張問道。

    喬神醫又瞥了她一眼,“你等他醒了,親自問問不就知道。”

    從顧傾之訓斥白修然開始,他的心一驚,她自己或許沒察覺,可是任何一個外人都瞧的明明白白,她是擔心且關心著白家這父子倆。

    對于白家人的休書,他其實挺惱白家的那些人。

    但是也沒在意,休就休吧,以著顧傾之的條件,雖說不能再找個比白修然強的人,但是找個不錯的人家,還是有的。

    可是,如今丫頭對白修然的態度,注定兩人還要糾纏在一起。

    只是,這到底是好事還是壞事

    顧傾之覺察到喬神醫今夜對她格外不滿,一頭霧水,要說甩臉色,也應該朝著白修然啊,對著她干嘛,她才是無辜的。

    “行了,沒什么事,我回去了。”喬神醫收拾好藥箱,也不管屋內的人,提腳就出門。

    吳剛跟著去送人,臨了把趙懷玲也拉出去。

    屋內此刻就剩下顧傾之跟白修然,“外屋有間臥榻,你先將就一晚,這里我看著。”她邊說邊打了一個哈欠,她是把白晨軒帶回她的房間,其他房間都沒收拾,只能讓白修然委屈一晚睡外面。

    白修然并未回她的話,而是慢慢渡到她身邊,拉著她的手,專注的看著她。

    黑白分明的眼中淌著醉人的溫柔。

    若這世上,所有的溫柔都該有名有姓,那他的溫柔注定姓顧。

    “傾之。”他沙啞著嗓音,另一只手描畫著她的眉,她的眼

    顧傾之的毛都快豎起來,瞌睡什么統統消失不見,瞪大著一雙眼睛,防備的看著他,這人今晚太不正常。

    許是對方理解錯她眼中的含義,那手停留在她嘴邊遲遲不肯離開,“傾之,我很高興。”

    高興

    高興什么

    顧傾之的大腦還未開啟,就已經死機。

    他,他,他,竟然親她

    這不是他第一次親她,但今夜的卻又格外不一樣。

    到底哪里不一樣,她已經沒有能力思考,她感覺對方仿佛撒出一張網,牢牢將她捆住

    所以,她錯過他眼中的虔誠,至此一生,他定不會負她

    顧雷霆從顧傾之把人帶進來時,就已經有人過來通報。

    頭疼的把手中的賬本放下,這算是回答他白日的問題嗎

    翌日。

    雨停了,白晨軒的燒總算也退了。

    顧傾之本人打算讓人做些吃的送到房間來,下人過來稟報,說是老爺讓她去吃早餐。

    無奈,只好把白修然一起帶著,還是另外讓人做些清淡的給白晨軒。

    “爹。”

    她訕訕的摸著鼻子,白修然倒是落落大方,很鎮定的看著眼前威嚴的男子。

    “岳父大人。”他鄭重的行了一禮。

    顧傾之差点嗆到自己,趕緊瞧著顧雷霆。

    主位上的男子仿若沒有看見也沒有聽見般,不緊不慢的擺弄手中的餐具,“傾之,過來坐。”

    “好。”

    顧傾之謹慎的答應一聲,拉著白修然跟她坐一邊:“麻煩再拿雙碗筷過來。”

    她爹絕對是故意的,桌上就擺了兩雙碗筷,她明明都知道告訴通傳的人,白修然跟她一起過來吃飯。

    “我不知道我們顧府還來了客人,傾之,你怎么沒跟我說”顧雷霆一雙眼睛銳利的看著白修然,以前,他還挺滿意這個女婿,自從休書后,他不管跟白修然有沒有關系,總歸是給了休書,兩家再無瓜葛,還是不要來往的好。

    “哈哈,這哪能算客人咳”她話沒說完了,就見著顧雷霆一個眼風掃過來,如臺風過境,她立馬閉嘴,得,她還是不要說話。

    “小婿昨夜來的匆忙,怕打擾岳父大人的休息,這里,小婿先向岳父大人陪個不是。”白修然鎮定自若的站起來,朝著主位上的男子行了一個拜見禮。

    “整個香陵都知道,我們顧家早就沒有女婿,這如今又打哪冒出來一個賢婿”顧雷霆咄咄逼人道。

    白家的一紙休書,讓香陵看盡笑話,顧雷霆憋著一肚子的火。

    白修然對著他又是行了一大禮,“修然自知讓傾之受委屈,這里再向岳父大人陪個不是,他日,修然定準備厚禮,親自上門提親,十里紅妝,八人大轎,風風光光給傾之辦一個盛大的婚禮,天下皆作證,若我再次負她,就退了這一身的官職,削發為僧,長伴佛燈。”

    他說的鏗鏘有力,落地有聲。

    這是一種承諾,更是一種保證。

    一種男人對男人的保證。

    大廳一時間,安靜無聲。

    顧雷霆看著眼前的人,眼中銳利,白修然亦不妥協,眼中堅定

    顧傾之瞧瞧這個,再瞧瞧那個,這個時候,她要不要說兩句,“爹,我們要不要先吃飯”

    “哼。”

    顧雷霆一甩衣袖走人。

    “這”顧傾之詫異瞧著出門的人,再扭頭看著白修然,顧雷霆到底在生誰的氣她的白修然的

    “傾之,不若,我尋個黃道吉日,重來顧府提親”他含笑看著她。

    其實,他知道顧雷霆是要給他一個下馬威。

    只是提親一事,他放在心中琢磨許久。

    自從知道他當日并未與顧傾之真正拜堂,他就想重新再為她辦一個盛大的婚禮,讓天下所有人都知道,是他白修然要娶顧府千金。

    “呵呵。”

    她干笑一聲,懶得搭理他。

    好不容易被休了,她哪能再答應他。

    再娶可沒那么容易。

    白修然也猜到她會這種態度,他也不急,總歸他一定會風風光光再娶她。

    吃完早餐,白府的管家過來,說是圣上傳旨讓他進宮。

    顧傾之也沒多留他,準備去看看白晨軒怎么樣,家中小廝突然拿著一封拜帖過來,說是給她的。

    帖子瞧著也沒什么特別,只是她這才剛回來,誰會給她送帖/推薦一本好看言情小說百度搜索《只是為愛為了你》

手機上http://www.2037504.live就是手機版哦!可躲進被窩里看有護眼和省電省流量模式,屏幕自動翻頁,看書手不累喜歡請收藏加入書簽.~

彩票联盟网址导航 云南快乐10分官网 炒股怎么炒的 浙江20选5号码走势图 四川快乐12选5下载安装 全国最知名的股票配资平台 黑龙江p62开奖软件 学习股票入门知识 安徽快3预测号码 股票分析师靠什么赚钱 安徽11选5走势图彩经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