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UU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顧傾之白修然小說 > 第112章 人找到了

第112章 人找到了

    深夜。

    不知道多少人盯著顧府的大門。

    喬神醫怒氣沖沖的走上門前,咚咚咚的拍著門。

    猴子跟在后面勸道:“師傅您就不要再去鬧了,小姐沒找到,顧老爺肯定也著急。”

    “他著什么急啊,怎么多天了,一点線索都沒有,我是等不了呢,誰知道他有沒有找啊。”喬神醫嗓門也大,憤憤不平的嚷道。

    開門的人原本一臉的不高興,一見來人,立馬熱情的迎了上去:“喬神醫,你怎么來了”

    “怎么,我不能來”

    “不不不,您老里面請。”看門的人也知道這位惹不起,趕緊請了進去。

    書房里,顧雷霆眼睛里面滿是血絲,這幾天他一天都沒睡好。

    傾之一天沒有消息,他就一天寢食難安。

    昨天實在熬不住,瞇了一會兒,竟然夢見傾之的娘一臉的控訴看著他,臨終前,讓他好好照顧女兒的,結果現在女兒生死未卜,他這個爹當的太失職。

    “老爺,喬神醫來了”

    管家話沒說完,喬神醫自己走了進去:“顧雷霆,你到底有沒有傾之的消息”

    “沒有。”

    顧雷霆苦澀的說道,枉他自詡沒有錢解決不了的事,結果傾之失蹤他一点辦法都沒有。

    “沒有,你就不會派人去找嗎”喬神醫暴脾氣上來,大著嗓門吼道。

    管家看不過去,趕緊解釋:“老爺已經派好多人去找了。”

    “你誰啊,讓你說話了嗎,出去,還有你,也給我出去。”喬神醫氣打不到一處來,讓管家跟猴子兩人都轟了出去。

    關上門,就聽見喬神醫訓斥人的聲。

    猴子不好意思的看著管家:“你不要介意啊,我師傅也是關心小姐的安危。”

    “沒事。”管家表示理解,可是在他離去的時候,誰也沒看見他眼中的幸災樂禍,要是顧傾之真出点意外,就更加好辦了。

    看來找鑰匙的事要盡快辦妥。

    喬神醫在屋內各種嚷嚷,其實手上的動作一刻都沒停。

    把顧雷霆趕到一邊,嘴里對著門外各種訓斥的話,手里的毛筆在紙上快速寫下幾個字:“傾之有消息了。”

    顧雷霆精神一震,上前拿著紙,眼神示意,傾之在哪

    紙上又寫了八個字:“西南方向,隔墻有耳。”

    另一邊。

    顧傾之不知道什么時候睡著了,腦袋歪在趙弘文的肩膀上睡的正香,連她懷里的小黃也睡的香甜。

    趙弘文無奈的看著一人一鳥,這人還真是心大。

    都這個時候了,還能睡的著。

    不知道顧傾之的這個方法有沒有效。

    看著遠處蜿蜿蜒蜒的火光,山民們還在尋找他們。

    這些山民他倒是不擔心。

    唯一怕的是,萬一那些要殺他的人知道他出現在紅巖村,只怕他們就危險了。

    時間緊迫,希望是他們的人先找到他們。

    啟明星在黎明前終于暗了下去。

    顧傾之斷斷續續開始說起夢話,“麻蛋,你是你,我是我,憑什么說你是我,我是你,你要真放心不下那個男人大可自己追回來,憑什么把她框在這里”

    趙弘文聽的好笑,感覺顧傾之好像在夢里跟誰在吵架。

    只是這吵架的內容,他卻聽的稀里糊涂。

    “啾啾,啾啾。”

    小黃好像也做了什么了不得的夢,好幾次撲騰的從顧傾之懷里跌出去,幸得趙弘文眼疾手快給撈了回來。

    在不遠處的地方,一行人急速的朝著這邊趕來。

    一人身著白衣靜靜的攔住他們的面前。

    趕路的人一頓,帶白衣人轉身,領頭的人一愣,“你怎么在這里”

    白修然朝著領頭的人恭敬的行了一禮:“小婿在這里有禮了,丈人也是來尋傾之的嗎”

    喬神醫在一旁翻著白眼,這人是怎么知道他們已經有了傾之的消息

    他們都已經這么隱秘出城了,他都還能跟到這里來,果然有一套。

    “顧雷霆,你愣著干嘛,時間緊迫,還有你這個小娃娃,也不要行那么多虛禮,等把人尋到了你們再來客套。”

    兩人一愣,竟覺得喬神醫說的有道理。

    一行人又繼續趕路。

    喬神醫手中拿著一個瓷盒,時不時看看里面的情況。

    里面的蠱蟲反應越來越強烈,看來就在不遠處了。

    草叢里窸窸窣窣的聲音響起。

    趙弘文一驚,警覺的盯著一個方向。

    茅草分開兩側,有人從里面沖了出來。

    眾人兩兩相對,全部一愣,接著又一喜。

    顧雷霆看著睡著正熟的女兒,心下一寬,剛想上前,結果喬神醫三步兩步跑上前,一把拎起顧傾之:“你個鬼丫頭,你知道我們多擔心嗎,吃不下睡不著,你竟然就那么消失了”

    前面還氣憤,后面透著濃濃的擔心。

    顧傾之睡的正香了,被人拍醒,懵懵懂懂的,看著眼前熟悉的臉,伸手就掐了一把。

    “嘶~你個鬼丫頭,我不過念了你兩句,竟然敢掐我。”喬神醫吃痛,順手也給還回去,掐了顧傾之一把。

    “呀,疼疼疼,不是做夢啊。”顧傾之疼的兩眼汪汪,原來是真的,“老爺子,嗚嗚,我餓了。”

    喬神醫翻著白眼,一般女子遇見這樣的事,看見親人怎么也要抱頭痛哭一番,結果這個丫頭見著他們只喊餓了。

    他們還抵不上吃的嗎

    “傾之。”

    一向見慣了大風大浪的顧雷霆,見著自己的寶貝女兒露出了動容之色。

    擔驚受怕了這么多天,終于可以放下心來。

    “爹。”顧傾之大概也知道自己讓眾人操心了,上前給顧雷霆一個擁抱:“爹,我沒事,讓您擔心了。”

    顧雷霆:“無事便好。”

    趙弘文拍拍身上的灰塵,剛想站起來,一只手已經伸在他的面前。

    那手骨節分明,修長有力,非常好看。

    趙弘文一笑,就著那手站起來,順便把從顧傾之身上掉下來摔醒的小黃也給抓了起來。

    “沒想到是白丞相找到的我。”

    “不,我是來找傾之的。”白修然毒舌的說道。

    趙弘文慪氣,“重色輕友的家伙,咱們這么多年的兄弟,竟然抵不過一個嬌滴滴的女人。”

    白修然:“如果你也嬌滴滴的,沒準我會順便找找你。”

    “你”趙弘文更加慪氣,跟白修然比嘴皮子,完全是找氣受。

    他相信白修然沒有撒謊,因為從剛才到現在,白修然的視線就一直落在顧傾之身上沒有移開。

    顧傾之也剛好看見白修然,兩人視線相對,顧傾之習慣性的給了一個笑臉。

    結果白修然立刻留下趙弘文,走上前緊緊看著顧傾之。

    顧雷霆見白修然對傾之的態度,心中寬慰,看來這個女婿對他女兒用情之深,就側了側身子,讓小兩口好好聊聊。

    “夫”

    她話還沒說完,就被擁入一個懷抱。

    顧傾之傻眼,眾目睽睽之下,白修然突然抱著她,完了,沒準香陵城的眾多女子要哭斷腸,她們心中的白月光啊,竟然摟了她。

    “咳咳~白修然你發什么瘋”

    白修然一直不松手,旁邊一圈看熱鬧的人,顧傾之臉皮再厚,也不想被人當成猴子圍觀,只得小聲的說道。

    白修然沒有說話,所有的話都抵不過剛剛顧傾之的一個笑臉。

    失而復得的寶貝又回來了,這種心情他生平第一次體會。

    他沒有對什么執著的地方,顧傾之是他第一次執著的人。

    以前顧傾之也喜歡往外跑,可他知道她會回府,自從顧傾之失蹤后,他陡然覺得府里的冷清,那是一種寂寞到骨髓的冷清。

    不過少了她一人,卻好像少了全世界。

    “行啦,要肉麻關上門想怎么肉麻就怎么肉麻,人已經找到了,就趕緊回去。”喬神醫不滿的瞪了一眼白修然,臭小子就這么把他的心肝寶貝給拐走了,要是真敢再娶別人,有他好看的。

    尋來的時候,為了避開某些人的眼線,他們下了一番苦功夫,唯一失算的是,沒甩掉白修然。

    回去的時候,他們就走的快多了。

    香陵城南門前,好多士兵出了城恭候著。

    圣上親自過來。

    “我去,這么大陣仗。”顧傾之瞧了瞧黑壓壓的人頭,眼珠一轉:“趙弘文咳咳~哈哈,大皇子。”

    直呼名字慣了,脫口而出,結果旁邊的人瞪著她,才察覺喊錯了,好在她反應快:“那個大皇子,南門就留給你走了,我跟我爹都東門就成了,哈哈,那個夫君,你肯定跟大皇子有事談,我就先我爹家了,過幾天再回去。”

    她一向怕麻煩,這次是她跟趙弘文一起失蹤,要是被人問東問西,就夠她頭疼的。

    在場的幾人誰不是人精,一聽她這話就知道她的盤算。

    即使他們知道,也不打算戳破她。

    其實顧雷霆也正有此意,帶著顧傾之跟趙弘文告辭。

    “啾啾,啾啾。”

    小黃伸著脖子不停的朝著顧傾之叫著,怎么可能把它丟下。

    喬神醫嫌棄的看著小東西一眼:“你們從哪個村子里抓的一只雞仔家里沒雞肉給你吃嗎,這都不夠塞牙縫的,等它長大,還要浪費糧食。”

    “嘿嘿~”顧傾之狡黠一笑:“老爺子,人家這是隼,聽說超厲害的鳥兒,好多富家子都想養這種鳥。”

    她這是現學現賣,這些都是趙弘文告訴她的。

    當初他也是嫌棄這只鳥嫌棄的不得了,認為是一只小雞仔。

    聽說這小家伙是隼,喬神醫來了興趣,抓過來左看右看,小黃吃痛,不停的亂蹬,它可不是誰想抓就能抓的,顧傾之怎么還不過來救它。

    “行啦,老爺子。”顧傾之把小黃接過來,放肩上,小黃也是頗有靈性,站在她的肩上也不吵鬧了,老老實實抓著她的肩膀,小眼睥睨著眾人,還真的有点隼的影子。

    “爹,老爺子,我都餓了,我還要洗澡,我都好幾天沒洗澡,都快臭了。”

    顧雷霆見著她嫌棄拎著自己袖子聞了一下,嫌棄的模樣,笑了。

    小時候的顧傾之也是這般模樣的,奶聲奶氣的喊道:“爹,你聞聞,我都丑了。”

    南門口。

    趙弘文看著眼前的老者,恭敬了行了一禮:“父皇,讓您操心了。”

    老者欣慰的看著他:“回來就好。”

    “大哥,你沒事吧。”二皇子趙明清關心的上前查看他有沒有受傷。

    “我沒事。”

    “既然人回來了,就回宮吧,正好我也有事問你,修然也一起來吧。”老者威嚴的說道。

    趙弘文失蹤這事,無論如何也要查個水落石出。

    能在香陵城公然殺人綁架人,還能神不知鬼不覺的把人帶出去,簡直在藐視香陵的治安。

    “對了,聽說顧家的那個丫頭跟你一塊逃出來的”馬車上,老者問道。

    “是。”提到顧傾之,趙弘文狠狠的夸獎一頓,也把他們如何逃出來的事講了一遍。

    白修然在一旁聽的心驚膽戰不已,同時又為顧傾之當時的果斷與勇敢喝彩,若不是她的機智,恐怕這兩人真的早已不測了。

    老者也是嘖嘖稱奇:“顧家的娃娃果然不一般,當年她爹就不是一般的人物,沒想到,哈哈,虎父無犬子,女兒也是一個傳奇人物。”

    “父皇,您認識顧雷霆”趙弘文試探的問道。

    “認識。”老者沒有否認,好像想起來什么,笑的開懷:“他是我第一個交的朋友。”

    “什么”

    這下連白修然都驚訝了,從來沒有聽圣上提起過,而且顧雷霆似乎也從來沒對旁人說過這件事。

    天羅國當今的圣上耶,要是別人知道顧雷霆跟圣上有這么一層關系,只怕今后連各地的官員都要給三分薄面。

    可是顧雷霆愣是沒有告訴別人這件事。

    好像根本不想把這層關系說出來,讓他沾了什么光。

    這么一想,白修然對他這個丈人也有幾分敬佩。

    “其實我挺中意顧家那丫頭的,當初若不是旁人說她如何如何不好,我倒想把這丫頭賜給你當正妃,哈哈,不過后來才知道,這個丫頭喜歡的是修然,好眼光啊”老者不正經的說笑道。

    說著無意聽著有心,趙弘文想了想若是真把顧傾之娶回去的場面,應該也挺不錯的,當然前提是要現在的顧傾之,若是以前的那位,嘖嘖,他寧愿正妃之位空格十年八年,也不會娶她。

    一道目光如刀的砍在他身上,不用抬頭就知道誰看他。

    趙弘文鄙視的看著白修然,這人還真是會吃醋,他也就想想,又沒真的想娶回家。

    還把他當情敵了不成。

    白修然可他通透多了,圣上的話尤為驚天響雷。

    當初蕭將軍的夫人也是這番說過,原想去顧府上門提親的,聽人說顧傾之的名聲不好,才罷休。

    他是不是要感謝當初顧傾之的壞名聲,所以才讓顧傾之嫁給了他。

    若是以前的顧傾之是現在的顧傾之,只怕上門提親的人多如過江之鯽,他還能有勝算嗎

    顧傾之的貼上丫環趙懷玲跟他說過,小姐有次說漏嘴,好像嫌棄他是個二婚的,還帶著一個拖油瓶。/推薦一本好看言情小說百度搜索《只是為愛為了你》

手機上http://www.2037504.live就是手機版哦!可躲進被窩里看有護眼和省電省流量模式,屏幕自動翻頁,看書手不累喜歡請收藏加入書簽.~

彩票联盟网址导航 陕西11选五开奖结果一定牛 佳永配资公司 湖北快3技巧 模拟炒股app排行 秒速牛牛规律 山西11选5 菲律宾快乐8预测 20选5开奖结果玩法 河南快三开奖结果 0304棋牌老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