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UU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顧傾之白修然小說 > 第94章 襄南來客(一)

第94章 襄南來客(一)

    顧傾之說書雖沒有什么經驗,但勝在她本身顏值高。

    她講的故事名叫嬰寧,是一位非常喜歡笑的狐女,大家都知道狐女都是非常美麗的,顧傾之的美恰好讓人很有代入感。

    木桌前女子蘭花指一翹,笑語盈盈的模仿者嬰寧拿著梅花拈瓣的模樣,當真是容華絕代,笑容璀璨

    不知是眾人看癡了,還是聽入迷了。

    整個茶館頓時鴉雀無聲

    “啪~”

    不知何時,驚堂木一響,顧傾之行了一禮,滿足的下臺去。

    “爹。”

    二樓上,白晨軒開了口,“娘親真的不一樣。”

    白修然目光爍爍的看著上樓的人,的確很不一樣的女子,這樣的人,他怎么可能放手。

    “沒想到白夫人不僅歌唱的好,書也說的好。”樓梯上,一個男子背著手笑的一臉算計。

    顧傾之抬頭,假笑兩聲:“呀,原來是圣老板啊,今天怎么有空來聽說書”

    “不來,怎么會知道白夫人有這么多面。”

    “呵呵,過獎過獎。”

    “白夫人的故事很有趣,不知道從哪聽來的”

    “小時候跟我爹走南闖北聽來的,都是些鬼鬼怪怪的,也沒多少人喜歡聽。”顧傾之眼睛都不眨的說著慌,如果有鏡子她一定會看到自己臉上假的不能再假的微笑。

    圣半秋嘴角一勾,看著顧傾之浮現在眼中的淺淺笑意,這個人真的有很多的秘密,而且憑他的能力,竟然沒有查出來。

    “白夫人,我聽說你小時候最怕鬼怪的吧。”

    在擦身而過時,他伸手攔住她的去路,壓低的聲音說道。

    “圣老板還真是關心我,我小時候還怕水了,如今我游泳技術不錯。”她根本不怕別人懷疑她。

    “是嗎白夫人變的還真”

    “傾之。”

    樓梯口上,白修然突然出現喊了一聲。

    圣半秋一笑,收回手離開。

    顧傾之抬頭甜甜一笑,“夫君怎么出來了”

    他撇開頭,沒有回答,看著她上樓的,半天沒有回來,難免有些擔心。

    在一處府邸里,密室中有人拿著刀不斷砍著地上的尸體。

    旁邊站的一個人捂著鼻子默不作聲。

    “厲兒,要是死了,我一定要讓白修然他們去陪葬。”蕭國舅一臉的殺意。

    為了保存蕭家,他裝作毫不知情孽子竟然做出如此滔天罪行的模樣,在朝堂上痛哭流涕,甚至自動請罪要求入獄,已死來謝罪。

    不得不說,這出苦情戲還是換來了好多人的同情。

    官僚們很多出來求情,不知者無罪,蕭國舅一向對天羅國鞠躬盡瘁,沒有功勞也有苦勞。

    圣上雖說惱火蕭家,但是此事所有證據都只指向一個蕭厲,根本沒有查出來跟蕭國舅有何干系,所以只是勒令他回府思過。

    私自販賣奴隸可是死罪,證據確鑿,不日就要問斬。

    蕭國舅心里滴著血,表面上還要裝出一副愧疚的模樣。

    這會咬牙切齒,眼底通紅,仿佛要入了魔,讓他厲兒死的人,他一個都不會放過。

    包括當今的圣上。

    “舅舅,我會為你報仇的。”捂著鼻子的青年冷酷的說道。

    風靈館內,龜奴謹慎的說道:“主子,二皇子最近的動作越來越頻繁了。”

    清月握著酒杯看著窗外,神色無謂:“是該著急了。”

    “那我們”

    “等等看吧,香陵城藏著太多的高人,好多人都盯著了。”

    “主子,你讓我們查的事,顧府的那位千金在嫁入丞相府前有一夜好像撞邪了,不斷嚷嚷她在做夢,這不是真的之類的。”

    “奧”

    “而且第二天鬧著不想嫁人,顧雷霆大發一頓脾氣,才安生了。”

    清月聽著有点意思,這個顧傾之真的跟以前很不一樣。

    顧傾之也知道很多人在查她。

    顧雷霆不止一次的問她,是不是又闖什么禍了,竟然惹來許多勢力來查她的底細。

    她能怎么解釋

    她多么無害的一個人啊,遵紀守法,愛黨愛國愛人民。

    不過,她的確有点煩心的事。

    白修然最近對她的態度很詭異。

    該怎么說了

    只要不忙,早中晚都回府跟她一起吃飯。

    如果這不算恐怖的話,最近也很喜歡牽她的手,哪怕有人的情況下,也毫不避諱。

    就這事,她跟喬神醫抱怨過好幾回了。

    每次,喬神醫翻著白眼,懶得搭理她。

    “老爺子你說他是不是中邪了”

    “某人中邪沒中邪我不知道,不過你該多吃吃豬腦了。”

    “為什么我不喜歡吃豬腦。”顧傾之很認真的回道。

    喬神醫拿銀針的手緊了緊,他要不要給她腦子扎幾針

    雖說他不喜歡白修然,但是最近白修然的表現他還是看在眼底的,明顯就是喜歡上眼前這個沒心沒肺的丫頭。

    真是奇了怪,以前要死要活的喊著非白修然不嫁的丫頭,成親以后反而是沒把白修然放在心上了。

    結果人家反過來喜歡上她。

    她還莫名其妙,搞不懂狀況的樣子。

    “老爺子,你說白修然腦子是不是秀逗了,我當著白府的人都同意和離了,這對他來說多好的一個機會啊,他愣是把我從顧府接回去了,我實在是想不通他到底想干什么”

    “嘶嘶~”

    銀針狠狠扎在皮膚上,顧大吃痛嘶了一聲。

    顧二看著都疼,趕緊在旁邊小聲的說道:“喬神醫你輕点。”

    喬神醫眼睛怒瞪著自說自話的某人:“你剛剛說什么和離你爹知道這事嗎”

    完蛋,給說漏嘴了,顧傾之閉嘴裝傻:“我剛才有說和離嗎哈哈哈,你聽錯了。”

    身后,吳剛面無表情的在心底鄙視道,他攤的是一個什么主子

    能換嗎

    喬神醫哪能讓她轉移話題,大有一副你不好好解釋就別想出門的架勢。

    顧傾之沒辦法,硬著頭皮把事件經過講了一個大概。

    她以為老爺子會勃然大怒,扒拉講上一堆。

    結果末了很古怪的看了她一眼,“能攤上你這么個沒心沒肺的,白修然也夠辛苦的”

    “咦”

    啥意思

    “老爺子我怎么沒心沒肺的了”

    “你可以回去了。”喬神醫開始趕人。

    顧傾之那個委屈,老爺子以前可不是這樣的,每次她來恨不得留著她住上十天半個月的,怎么她才來一會兒就趕她走。

    猴子見著她傲嬌離開,才開口說了一句:“師傅,小姐就沒覺得白丞相那么對她,是喜歡上她嗎”

    “她要能明白,還用想了這幾天都蹭我這嗎,我看她就沒想過白修然會喜歡她。”喬神醫說這話的時候,是看著旁邊的兩人說的。

    顧大跟顧二兩個人立馬裝作什么都不知情的模樣,他們不是多嘴的人。

    顧傾之出了半世堂后,突然想起她前段時間吩咐人做的東西,就去了德賢街上的其他商鋪逛了逛。

    到了響午才回府。

    剛進前院,就聽見一道很清脆的聲音傳來。

    顧傾之聽了幾句,是個很年輕女子的聲音,說話溫柔不矯情,不用想就感覺是一個美女。

    果不其然,腳踏入門口,一女子端正的坐在椅子上,背挺的很直,手中拿著杯子的動作也很端正,一看就是受過良好禮儀的人。

    大廳中的兩人同時看向她,顧傾之一愣。

    轉頭看著白修然,眼中帶著詢問的意思。

    “姐夫,這位是”女子也同樣疑惑的問道。

    姐夫

    顧傾之心中玩味了這個詞,瞬間明白了意思,難怪那么像。

    “傾之,過來。”白修然看著她,這人又去哪逛了,頭上落的葉子都沒發現。

    顧傾之成親到現在總喜歡往外面跑,別的女子唯恐惹夫家不喜,都是謹守言行,大門不出二門不邁,在家相夫教子,偏偏她是個歡脫性子,不曾在意過旁人的目光,按著自己的喜好來。

    她雖未說,但他知道,若是限制了她的自由,只怕鬧到朝堂,她也要解了這婚約。

    香陵女子都羨慕她能嫁給他,可是若讓世人發現她的好。

    只怕世上多少男兒羨慕他能娶了她。

    只能說情人眼中出西施,若沒有喜歡上她前,她再好他都未必能放在心上,偏偏就莫名的喜歡上了,她的好她的壞,他都覺得好。

    秦雁兒看著門邊的女子走了過去,白修然自然的把她頭上的葉子拈下來,兩人之間的氣氛就是她一個外人都能看出不同,趕緊低頭看了看手中的杯子。

    良久才又抬頭笑道:“原來是顧姐姐。”

    “傾之,這是秦雁兒,紫衣的妹妹。”白修然介紹道。

    “奧,原來是秦妹妹,真的是個大美女了。”顧傾之夸獎道。

    秦雁兒似乎不習慣別人當面夸獎,有些羞澀,臉上浮現一層粉紅,當真漂亮非凡。

    顧傾之的話一点都沒有夸大的嫌疑,當年的秦紫衣就是江南第一美女,現在的秦雁兒出落的跟當年的秦紫衣如出一轍。

    顧傾之心底偷偷的笑著,也不知道白修然看見跟自己亡妻一模一樣的小姨子,會不會多想。

    剛一抬頭,就撞進一汪深潭中,連同自己的身影都看的分明。

    顧傾之尷尬一退,怎么有種被人看破想法的模樣。

    “呵呵。”

    應該不會這么聰明吧/推薦一本好看言情小說百度搜索《只是為愛為了你》

手機上http://www.2037504.live就是手機版哦!可躲進被窩里看有護眼和省電省流量模式,屏幕自動翻頁,看書手不累喜歡請收藏加入書簽.~

彩票联盟网址导航 快乐双彩玩法说明 河南22选5大星走势图百度 广西快三开奖结果今天 理财买保本还是非保本 体彩四川金7乐开奖 山东省群英会走势图 天津快乐十分技巧出号规律 好运彩彩票网可靠吗 好运彩彩票网 山东群英会怎么玩